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還是由這個司法院來主政,那少年的部分也是一樣,那如果是說比較有知識經驗來處理少年事件的,可能效果比較好,但是這個也是涉及到法院內部的組織跟他事務的一個劃分。

那另外我再補充一下我們的這個司法制度的一個部分,那我們草案的部分剛剛署長報告了我們大概有四個,四個走向,第一個我們是要打破特別權力關係,因為早期的話就是所謂的基礎關係跟營運關係,基礎關係影響到身分了才可以提司法救濟;那營運關係是不可以提司法救濟,這是德國一位烏勒教授見解,但是在我們監所處遇呢,目前都是營運關係,所以剛剛這樣的理論是沒有辦法符合我們人權的要求,所以打破特別權力關係就是說,只要是關於收容人他自由權利的一個影響,都可以來提出這個司法救濟。那第二個我們沒有採取所謂重要性理論,也就是說沒有再去區別說那些是重要的自由權利,那些不是重要自由權利,而是按照釋字653號的邏輯,所有憲法上自由權利都可以來提司法救濟。

那第三個,這個草案通過以後呢,我們在東亞會比較居於一個領先的地位。因為日本目前來講還是只能跟法務大臣,就是我們的法務部部長來申訴而已,還沒有一個司法的救濟。如果我們這個草案可以通過的話,我們在東亞可以居於一個比較領先的地位。那第四個就司法的資源來講,就目前的案件來講,是不會有太多,太大司法的負擔,反而就是說有公正第三方的一個介入,可以加強我們這個依法行政的一個警惕跟動能。那另外剛剛有委員講到說,我們目前聲明異議這個制度,會不會不符合這個正當法律程序,這個部分可以請委員放心,因為在釋字681號裡面,就是有關於撤銷假釋的司法救濟,這個部分用聲明異議的程序來處理是符合正當法律程序的,只是說他的時間可能要早一點。那另外社會秩序維護法,也是用聲明異議的方式處理,並沒有違憲的爭議。那另外有關於我們申訴跟覆審的制度,都有設9人小組,而且都有,大部分都是社會公正人士跟專家學者,所以他專家委員會的一個行程,相信他在正當法律程序上的要求,可能會比法院的合議庭應該是不遜色,好以上做一個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