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回應那個鄭委員。首先我想我先報告一下就是,我想在職進修就是如剛才張委員所說到,我們除了就是我們現在、應該是現在每個週的週末,甚至於週間我們現在也都有在辦在職進修的課程,那另外我們今年開始我們有線上,因為其實我們當時推線上有一個很務實的考量,其實有很多我們的女性的會員,尤其是大概二、三十歲,平日要教養小孩子的呢,其實你要她禮拜六來上在職進修實際上是困難的,所以其實我們後來基於各種的考量,所以我們今年開始有做線上的。那我想比較不清、的確在我們的報告,今天的講有關倫理的部分,我想我們提供一些客觀的數據給各位委員了解,就是說,因為現在這個部分也是在第三組的報告有曾經提出,就是說,因為我們現在律師倫理的案件,基本上是由律師懲戒委員會來審理。然後就是說,移送的單位也就是民眾的申訴呢,或者是移送的單位目前是由各級的法院,或者是地檢署還有各個地方公會。所以全聯會這部分當然就是說,有關移送部分目前全聯會是沒有做這一塊的,所以我們在北律的部分呢,我們有做一個統計,就是我們現在大概依照台灣律師懲戒委員會所統計的案件中,目前大概移送的前三個移送單位,第一個當然是我們北律,接下來是台北地檢署,接下來是台中地檢署,大概就移送案件。那當然移送案件之後,會不會做成那個懲戒處分,當然是由懲戒委員會來做決定。那我們北律現在就是目前呢,我們大概平均應該是每一週我們都會做一個倫理風紀的調查案件,所謂調查案件就是說,當有任何人申訴的時候,我們會組成一個、就是我們有輪值的委員會。然後每一個輪值我們就有三位的律師作為調查小組,這個調查小組就是請兩方來做一個說明還有做一些書面上的交換意見之後呢,我們這個調查小組還要做成一個調查報告,然後再送到我們的倫理風紀委員會。當這個倫理風紀委員會會做成說,這個案子是不是要移送律師懲戒委員會,那所以這有不同的數字,那當然這個部分我們可以會後再提供給各位委員。

那目前這部分我們要說明就是說,我們就統計上看起來啦,現在幾乎每一週我們都要開一次,而且每一個案件我們至少要投注六個人力,六個人力去投注每一個案件。那其實對於律師公會來說,我們做這個調查幾乎全部都是義務的,就是我們並沒有任何什麼車馬補助費,然後就這一部分我們做這個調查,我們還有做錄音紀錄,那錄音記錄這部分也是由公會去支出,那這一塊其實在實際上、實務上,其實是真的我們公會會務裡面最沉重的一件事。那而且這個案件隨著最近案件越來越多,而且我們還有發現一個趨勢,常常反而是對造、對照來告他的對造律師,就是反而是在程序進行中,這個是一個趨勢,所以對於我想當然外界對這部分的部分,也許是我們說明也不是很夠,外界也不太了解。那這個部分不僅是不是我們律師界做得不夠,那還是說,其實大家也越來越了解說,透過這個制度去維護他的所謂的權益,那這一塊我想我們公會也在第三組有提出一個報告就是說,這個將來是不是要有一個另外設一個單位來去處理,那這個我想這部分還有一段很長的路這樣,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