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做律師的立場確實是警察是最前端的,那我們在這邊開會大家提到很多的……我覺得這一組特別談到兒少,都是要請警察要多協助啦,可是我們只是一直在給警察加碼說他要做這個、做那個,但是我們又不可能給他加人,所以我們只能夠說一方面我們會支持適度把一些業務拿掉。那更重要的就是警察的運用的方法,那就是這個地方我們要談的說績效制度。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這個提案基本上周委員改寫之後,我們也沒有去教他們說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我們只是說,希望他科學性合理性,然後進入大量的外部專家,因為確實警政是比較外部不理解的,所以這整個架構加起來……我不曉得有沒有跟大家講過就是說,我曾經代表台北市政府去訪視這個警察局,那警察局就控管一些他們認為高風險的員警,這些高風險的員警都是小過、申誡幾百次,那我看了之後就說,那這些人根本就是要淘汰,怎麼是列管而已?他說沒有,因為我們警察管的很嚴啊,我們這個槍沒有放正啊,申誡一次;什麼這個桌上沒有弄乾淨,申誡一次;棉被沒有折豆腐乾,申誡一次。他們什麼是都可以處分,所以正常的警員也都是一大堆的缺失,但是他們又加一大堆功來給你抹平。他們整個管理是有問題,那這個問題就是說,他們體制內習以為常,這樣在運作是很暢行的,所以他並不看到說整個社會覺得你們警察疲於奔命,或大家都不願意做刑警,或者去衝某些類型業績。那我想我們在這個地方,事實上開這個會也很多基層員警一直希望有一些聲音出來,那我是建請大家能支持這個提案。這個提案怎麼執行操作畢竟還是要尊重警政單位,只是我們提出一個方向給他們、強烈的鞭策他們就是……應該是一個正面的鞭策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