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如果我覺得這個剛剛法務部講我們也可以了解就是說現在民眾一般的認知,那我是覺得這個這也跟調查方法有關啦。因為我們其實是沒有提供比較完整的說明。不過這也沒辦法啦。那我現在講的就是說,至少就在認為通姦罪應該要廢止的人此刻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啦。就是因為這個美女作家的自殺嘛。那所以在論述這件事情的時候,當然不可能跳過這個氛圍,那這個氛圍的敘寫剛剛林老師提到應該是說,實務上因為就是說這個認為被性侵的這個被害人,他可能會顧慮到說那麼怎麼樣,那這個東西是更大的影響就很多人不敢來告了嘛。所以應該是說實務上曾經發生這個主張這個被性侵的被害人,那麼他主張嘛。主張被性侵的被害人,他去提告之後因為最後被法院認為證據不足而不構成的時候。那麼這個加害人的配偶又用通姦罪來提出告訴,反而讓這個原來鼓起勇氣提出告訴的這個這個被害通姦這個強暴罪的就是性侵害案件的被害人,再次受到這個法律上的一個追訴。那因為有這樣的案例發生過,所以實務上常常看到的是很多性侵案的被害人,他不敢或是沒有勇氣提出告訴。因為他顧忌到萬一他的這個訴訟上的主張沒有得到法院支持的時候,他可能會受到另外一層次的傷害嘛。就敘寫上應該是就是說實務上發生這樣過案例,所以在實務上就會變成往往這樣狀況跑出來。我覺得這個敘寫上應該這樣說明應該大家也不會太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