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總統、在座各位先進,大家好。我在總統競選之前曾經拜訪總統,希望總統召開這樣一個會議,那麼今天看到我們經過半年努力有一些成果,我感到非常欣慰,謝謝總統。那麼今天我們討論這麼多的決議,也包括沒有成為這十二點之外的各組的各項決議,我想都是值得肯定的事情。那我謹就兩點提出我的意見。

第一個就是,這次又提到了所謂的金字塔型的訴訟制度,那我們看到司法院說要改善訴訟制度、要改善法院組職,可是我要講的是說,這件事十八年前就講過了,基本上沒有任何的疑慮,制度上沒有疑慮,那什麼有疑慮呢?就是把門關起來之後,如果誤判、冤判怎麼辦?那麼這就不是制度的問題,是人的問題。我們希望有一些不好的法官可以把他拉下來,什麼叫做不好的法官?開庭痛罵當事人三十分鐘,罵到當事人憂鬱;沒事騙人家、恐嚇人家,叫人家要撤回;訴訟程序拖三年、五年,無限期地拖下去、裁判品質亂七八糟,這些現在都可以繼續當法官。

剛剛有人說不要革命,有人說不要一竿子打翻一條船,其實我想說的是,其實我們只是想要請船上那麼幾個特別差的下船就好,做不到。今天法官淘汰只有貪汙,其他都是合格法官,大家可不可以接受?我在其他地方都講過,我們可不可以每年設定一個目標,以KPI的概念來看,每年淘汰最後百分之一的法官,請他下來,為了那一個,倒數十名的人都會提升;明年再淘汰一個,倒數二十名的會提升;連做五年淘汰最後百分之一的法官,我們的法官素質會大幅提升。這個時候我百分之百支持金字塔型訴訟制度,否則我實在害怕得不得了。我的當事人過去有一些機會可以平反,現在那個門越關越窄,是非常可怕的事情。這個部分跟大家報告我個人的看法。

第二個就是說,這次在十二個結論裡面,有一點提到法治教育。作為一個長期做法治教育的民間人士,實際上各位可能不知道,二十年前我們就有要求教育部跟法務部推動學校加強推動法治教育方案,我們已經做了二十年的法治教育了。我們做了二十年,各位覺得效果好嗎?知道做在哪裡嗎?做出什麼效果來了嗎?我們現在還在討論說檢察署的招牌要把跟法院一樣的字拿掉,我們現在還在討論無罪推定很多法官、檢察官沒有,我們的法治教育的成果可以想像得到。到底法治教育要教什麼?在哪裡教?怎麼教?二十年過去了,政策每年都在更新,效果非常有限。

但是我們還是很高興看到,這件事情提升成為國家層次的議題,那我們希望部院不要再推來推去,學教育的說那是法律我不懂,學法律的說那是教育不關我的事。好不好?大家坐下來好好談一談,我期待著不是只有一個全國司法改革的國是會議,我們可不可以有法治教育的國是會議?我們可不可以有剛剛講的,修復正義的國是會議?我們可不可以有獄政的、可不可以有毒癮的、可不可以有兒少的?多開一開這樣的會吧,讓這些議題有跑出來,大家聽清楚、講明白,大家一起來努力吧。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