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大家早,還有今天晚上會看轉播的,今天晚上不看轉播的所有的人都早。我不是為了鎂光燈坐在這裡的,我非常的不上相,人盡皆知,所以不敢對攝影鏡頭太有興趣,會來這裡,是為了希望能夠贏回人民對法律人的信任,這場司法改革其實是針對法律人的改革,可以這麼說。我的同學、我的學生、我的學長、我的老師應該都退了,應該都有檢察官、法官 、律師、法學教授,他們挨罵,我心裡也不好受吧。雖然張靜委員說,我八年大法官的表現你們都很肯定,但是,怎麼可能大家都不好我獨活呢?所以,我要全心全意地來投入這場司法改革。

一開始投入之後,我就發現,原來我去當八年大法官就是為了要來參與這場司法改革的,因為如果我不是有那八年的經驗,然後,我也因此對於法院系統有相當程度的了解,我不會願意投入。所以我對於認為大法官當八年還不算實務界很不以為然,我很希望能和實務界來討論一下,你們所知道的問題我是不是知道的比你們少很多?

也因此八年大法官的經驗可以算是說我坐在這裡的證照。沒有司法權背書,不會有應該被轉型的不正義,就以年金改革來說,如果司法權是能夠貫徹法治國原則的司法權,這些製造世代不正義、製造階級衝突的法律,都有可能很早就會被聲請釋憲,然後遭到廢棄,我們的許許多多的法律、行政命令,阻礙人權發展的一些規範都可能被清除了,如果他們被清除了,民怨就會少很多。所以其實司法改革是要為這個國家建立一個,或者是重新打造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根基,對我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所以我要全心全意地去投入。

議題,說到議題,現在我們就已經進入籌備過程的報告,曾經在群組有人提到林鈺雄教授的文章,我其實在禮拜三第三組的會議中就已經做了一點解釋,簡單的說就是,有來自各方的議題從一千多題要歸納成九十六個,從九十六個要再分成五組,以便能夠操作,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課題,籌委會接到來自各方的議題,最重要的是把它歸納整理,而不是把那些題目做掉,中間曾經有一些意見是堅持甚麼題目一定不可以放進去,這些對籌委會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負擔,但是籌委會不能把它做掉,籌委會的任務就是,讓那些提出意見的人,都能夠知道他們的意見都被聽到了,所以這些議題要擺出來讓他們都看到,表示都有重視他們的意見,而誰才能夠增刪修改呢?就是各位,因為國是會議的委員才有多元的代表性,他們才扛得起這個責任,來處理究竟甚麼議題不必在國是會議討論,究竟甚麼議題非要討論不可,究竟甚麼議題要先討論,究竟甚麼議題要後討論,這都是各位的任務。

當然沒有辦法所有的議題都處理完畢,所以為甚麼林鈺雄教授要寫那篇文章我不知道,這是常識呀,誰都知道沒辦法處理那麼多問題呀,那當然是進來國是會議了才能夠去處理。我自己的想像是如果我們能夠挑到幾個題目在未來的幾年或一兩年能夠實施,能夠解除人民長期的饑渴(當然有人可以說這就是新政權的政績,但是這是兩面的東西)那麼就已經很好了。至於其他的部分,我比較認為是國是會議委員一定要討論,但是要規劃出一個藍圖,然後訂出未來的一個能夠推行的或者是公權力要去實踐的一些順序。如果每一組都有它的藍圖,加起來就是一個完整的司法的藍圖,一個新的大家有願景的、可以運作的司法體制的藍圖,如果就這樣來看,大家說一定辦不到嗎?我倒不覺得。

不過,當然我必須說不是靠六次的會議,也因此在我們這一組,為了開今天這個會議,我們足足準備了六天,有些人說,唉呀,在LINE群組討論呢是不是有甚麼黑箱問題,我認為拒絕LINE的人才比較可能是會製造黑箱的,參與LINE的人未必,因為你知道在今天已經沒有甚麼東西是可以隱藏的,LINE本就有某種程度的公開,更何況我們在昨天就已經決議把全部對話公開,在籌備的過程,就像準備出門,這個衣服也沒有穿好、褲子也沒有穿好,不可能打開門的嘛,一定是穿好衣服才能走出門呀,但是呢我走出門以後,我就把我籌備的過程告訴你了,這個就是公開,就好像我們會議的轉播,不是現在直播,但是到了晚上就播出,是一樣的,這個效果是一樣的,那我們歡迎各位批評指教。

現在我已經用了五分鐘,關於籌委會的質疑,各位有提問,我才會回答,有一些事情在我們六天的籌備會議,我們在內部,已經都解釋得很清楚了。今天在我們這一組的一個所謂陪審和參審的議題,楊永年教授在蘋果日報吧,寫一篇文章說這是一九九九年的勞議題,他錯了,我們這個題目是最夯最新的議題,而不是一九九九年的議題他弄錯了,這點必須要更正。

好,那在名單上面大概再做一個解釋,因為全聯會的前任理事長—吳理事長在這裡,其實全聯會的這件事情是一個幕僚作業的錯誤,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已經澄清了,因為全聯會是票選單位,不是推薦單位,因為重複寄了兩封信,推薦是寄給其他民間團體,不包括全聯會,那顯然這個錯誤在過程沒有被發現,或許全聯會接到也很高興我們還可以推薦又可以票選,其實他們只能票選,不能推薦,所以他們推薦的名單是無效的,因為依據規則他們只能票選,是這樣,這完全是一個誤解,而不是全聯會推薦出來的名單,都不被採用,這是一個很嚴重的誤解,幕僚作業顯然沒有注意到這個錯誤,那全聯會也沒有回復,就是過程沒有發現這個錯誤,籌委會很抱歉,不過犯錯難免,道歉應該可以吧!那也所幸它其實就整個國是會議的運作來說,只要各方有一點點體諒,那麼應該不是很嚴重的所謂的黑箱的問題,這個與黑箱完全無關。

至於檢察總長,坦白說我對於檢察總長的印象,他是一個好學不倦的人,我在各種研討會都看到他,他也是一個態度很開...應該算是很開明的人,最近好像因此被說成被改革的或者是反改革的,這有點讓我意外,這個應該是法務部內部的問題,那麼他是不是沒有被推為代表這件事情法務部要自己處理,但是我想法務部應該它做為一個機關它應該有機會報告,到我們各組的會議去報告,所以就籌委會來說,這件事情也不能賴到籌委會身上,然後因此認為籌委會是黑箱,我想這對籌委會非常的不公平,我們可是也有兩個多月孜孜矻矻、非常認真努力的做事,完全承擔不起甚麼黑箱啊、甚麼投票部隊這樣子的指責,這是完全沒有的事,如果有人去爆這樣子的料,我會很嚴正地說,如果他是檢察官,似乎可以稱他為不肖檢察官;如果他是法官,可以稱作為不肖法官;如果他是學者,不肖學者;如果他是律師,不肖律師,但是籌委裡面兩個律師,裡面李念祖律師跟羅秉成律師都不是這樣的人,想起來了,籌委會裡面也沒有法官也沒有檢察官,所以跟他們不相干,那麼是誰,不肖學者嗎?如果是不肖學者的話那就很嚴重,所以我們今天有一個主題叫法學教育,讓不肖學者教學生這不是很嚴重的事情嗎?

好,現在時間差不多了,我在想接著第二件事情是我們要報告事項的第一項,雖然已經結束,我還沒有用到十分鐘,很好現在第二個就是分組會議議事的規則和發言規則,這個呢,在我們的資料,我們跟別組不一樣,我們是放在後面的附件,因為這個是幾乎都要的,我對於我們的這個幕僚人員很抱歉,就是這種資料千篇一律可是又非印不可非釘不可 ,還頗浪費時間,但是顯然基於程序的正當性還是非印不可,在工作計畫書最後面,這算來是一、二、三,第三個綠色的那個指標裡面,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工作計畫開始,我不打算把它看一遍,因為坦白說這些資料事先都有了吧,各位都看過了。而且我們今天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可是我覺得一見如故,因為我們都已經交談六天了,那議事規則的重要的部分,我想各位我假設各位都已經看得很清楚了,昨天晚上我們也演練了一下,知道甚麼叫做主席會進來投票的時候,就是如果十票對十票,主席才會表示意見,否則主席完全不表示意見,我希望我自己徹底執行中立,而且我希望我自己在這個會議裡面永遠不需要投那第十一票,透過各位很理性的、很開誠布公的對話,我們就已經有很明顯的多數意見可以形成,我想這是最理想的,那至於其他的,我認為各位如果覺得我們要看我才看,否則我們是不是可以把這個時間省下來?有問題時我們再來討論。所以呢,我們這一個議題也已經結束了,這是第二個。

第三個,本分組會議議事的籌備過程的報告,這個我們這樣一趕的結果,我們竟然還能夠遲到五分鐘,現在又趕上了,非常好,在籌備會議就是,在第一次的二月十三號,那一天其實應該名單完全確定,但是因為還有一些後續要處理,所以這確定之後並沒有立刻公布,噢不,那一天沒有公布是因為律師公會,對不起,律師公會的票選還沒有出來,所以其他的其實都是確定,在那第一時間確定的時候我就個別的跟所有的委員打了一次電話,對不對,尤其是林常青委員,如果我們十點開會,他就勢必要退出,我實在捨不得他退出,他是很重要的非法律人,有實證研究經驗的,對於我們參審、陪審這一題,甚至其他的議題,可以提供很多的幫助,所以呢,商量的結果,非常感謝所有委員的配合,這麼一大早,尤其是今天下大雨,然後呢,從台東來的、從台南來的、從台中來的,都願意配合九點開始開會,非常感謝你們。

那麼確定了之後,也替第一天保留比較多的時間,因為第一次幕僚會議,李念祖委員建議說我們第一天保留比較多的時間,我們看了其他組就知道,他們兩個小時根本處理不了,他們甚至處理了五個小時,不過我希望我們不需要,我們大家通力合作,能夠在有效的時間裡面就把問題處理到一定程度,甚至還可以進行實體的辯論,不像別組都還在處理程序的問題。這就是我們為甚麼要開始要提前籌備的關係,因為我可以預見六次會議一定不夠,六次會議如果都要做非常重要的辯論,那麼一些程序的籌備工作一定要在期間進行,私底下討論,所謂私底下,但是又要公開怎麼辦,我認為LINE群組是一個還不錯的方法,在律師公會的票選出來之後,我們最後一位委員吳光陸委員報到之後,我也跟他打個電話,我們那一天就立刻開起LINE群組,所以我們其實為了這個會議整整準備了六天,大家辛苦了,那麼今天就看我們準備六天的成果,我們要展現給全國的人民看喔!我們究竟籌備了、準備了甚麼,然後呢,讓他們爭取他們對我們的信心,雖然有前一陣子的所謂的一些媒體上的不實謠言,然後讓他們知道我們會努力地把這件事辦好。

接著呢,我們已經進入討論事項了對不對?各位有甚麼問題?好,蔡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