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好意思,我是宜蘭地檢蔡元仕,因為剛剛召集人提到說我們LINE群組的使用,那我之前提過一點不同的意見,所以我也簡單的說明一下我自己的立場好了。

基本上我對於我們成立一個LINE的群組,大家互相溝通交流,提供書面資料、整理議事的技術性事項,我完全沒有任何意見,我認為這是增進效率的好方法,那我當初的疑慮是甚麼,我必須很誠實、開誠佈公地跟大家報告,有一些跟我的私人因素是有關係,因為身為一個每天平均睡眠時間大概只有三到四個鐘頭的檢察官,對我來講,欸,壓力有點太大了,我擔心再繼續下去,如果一直去follow這個LINE的群組,然後不斷地回應的話,恐怕我隨時會在這議場上面為司法而犧牲,那我還沒做好這個心理準備。畢竟女兒還小啦,我還是得要稍微照顧一下,所以我相信應該有一些先進跟我也是一樣的困擾,我們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跟工作領域,平常也蠻忙的,不見得大家都有時間可以一直照顧LINE、一直做回應,我想這是現實上面的困擾,那另外一件事情我也擔心,就程序上面,LINE畢竟,我們LINE群組畢竟是一個非完全自願式,或半強迫式的加入,因為怎麼說呢,就是說雖然我們大家加入當然都自己願意加入的,但是不加入卻有發言被邊緣化的危機,所以每一個委員為了要保障自己的發言機會,一定會加入的,這不用講。問題是,每一個委員在裡面發言的時候,他能夠發言的機會並不見得是公平的。以我來講,各位在發言的時候,看了都覺得很熱血,很想做回應,但我每天都綁在法庭上。那我回家之後還有很多,甚至我回家之後都已經是,我上次用餐是晚上十二點的時候,那這個被我老婆罵一下說我不要命了,所以我們兩個吵了架之後就沒有繼續下去,所以我要做這些回應其實是有點困難。

在一個沒有議事規則拘束,那每個人發言的機會恐怕也不盡相同的情況底下,去做議事的討論甚至作假投票的話,我就會有點擔心說,那會不會有點架空議事而沒有辦法平等保障到每一個人的發言機會,起碼我就沒有辦法就我自己的論點多做申論,所以這是我原先的擔心,但是我倒不是指的說我們一定是個黑箱,這黑箱是個技術性門檻太低的指述啦,我不太喜歡用這個名詞,但是我確實有點擔心說,像這樣子的群組裡面的會前會被我們今天的意識掏空了,就很多人在這之前的討論裡面,同時也沒辦法保障到每一個委員他平等發言的這個權利,這是我的顧慮,那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