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想不到還可以坐到博愛座。

是,我覺得這個跟我們的議題是有關係的,因為友善的司法、親近的司法,最重要的是源頭,如果說我們法官的養成教育出來的人就沒有這種想法,那當然就不能期待他在開庭的時候就是友善,我可以看到去年有機會參加司法官學院的委員,看到一個案子,某一個學員,在實習的時候,就跟自己的人處的相當的不和諧,很多地方的一些做法都很奇怪,比如說,某一項事情要出差去怎麼樣、怎麼樣,他就回主任檢察官,因為他的導師,他就反對,然後下面一句話就說,你就等著來相驗我好了,檢察官就覺得這個人情緒非常的不好,非常的不穩,所以檢察官、司法官學院是沒有給他及格,但是因為送到考訓會議去,說,不可以,還是要給他及格,我舉這個例子來看,如果這種人出來當檢察官或者當法官,是不是司法的禍害?他開庭態度怎麼會好呢?他很容易就在庭上就大聲槓起來了、衝起來了。

我今天才看到講到一個法官評鑑,講到我們台中地院某一個法官,開庭就非常的情緒不穩定,常常責難當事人,其實我覺得我們司法官學院很重要的一個就是讓法官能夠心情要能夠了解他是在做甚麼,甚至我開玩笑講,是不是應該做精神鑑定?講精神鑑定有點太過份了,可能是要做一個健康檢查,如果說,這個地方不行的話,其實叫他轉到一般公務員,源頭就要控制住,所以我覺得是跟這個是有關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