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召集人的同情,我想把一個人的聲音帶進來,就是當年我在寫《流浪法庭三十年》的時候,我去訪談過前院長翁岳生,訪到最後面的時候呢,我問他一句話說,你覺得台灣司法最嚴重的問題在哪裡,他告訴我要回到人的身上,他說司法界一直有一個很壞的例子是,沒有留下傳統,所以我回應到我們剛才討論的議題,如果別組不要的話,我建議我們接受下來,過去司法人沒有建立過優良的傳統,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從在司法官訓練所還有法官學院這一塊,我們去告訴他們你們應該留下怎麼樣的典範,這是我的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