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大家好,何錚錚發言,我贊同光陸委員跟元慶委員的說法,在他們兩個贊成說法之前,我先說一個故事,我在成大醫院的朋友,他對於醫生、醫學院學生、畢業生的把關的故事,現在我們以前是有叫做實習醫生,叫做intern,現在改成PGY,PGY是在醫學院六年之後就畢業了,他已經有醫學生的畢業證書了,以前是七年intern結束才有,那要經過PGY,那PGY是一個經過他們的考核、觀察的階段,那我那個朋友他覺得有一個孩子是雖然他已經熬過六年了、很辛苦的讀過六年畢業了,證書拿到了,可是他忍痛的告訴他,在PGY的關卡他絕對不能讓他過,因為讓他過了之後他至少會傷害到兩個家庭,一個是病人的,一個是他自己的,那個孩子接受他的說法了,他說他也念得非常辛苦,可是這個朋友要不斷地對著醫院、醫學院個個關卡他去報告,為甚麼不給過,可是他同時也很懷疑,為甚麼前面的人都讓他過了,他認為這是他做為一個良醫的起碼道德操守,我們剛才提到說把關,我覺得說對於司法官的把關,就是應該要這樣子,對於一個優良傳統的流傳也是應該要這樣子的,我覺得可能說出來大家會很害怕,我遇到的是什麼樣的醫生,我遇到的是什麼樣的司法官,我覺得我們的信任感就是在這個把關,要把它做好,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