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先說我沒有舉手,所以我是被指定發言。那其實我個人當然贊成這個議題留下來,倒不是說我認為這個議題我們就一定能處理得很好,因為我覺得這個問題真的非常困難,你看這一次我們這整個組織就分法律人跟非法律人,對不對?這個問題就是把非法律人變成法律人的過程。可是一旦變成法律人以後,好像就涇渭分明,就不一樣了,好像法律人就不是一般人一樣,可能有人真的有這個印象,所以我覺得這個任務挑戰真的非常大。如果只從字面上幾個來看的話,我會覺得第三個是組織的問題,但是實質上他不只是組織的問題,當然牽涉到說,法官有沒有可能被訓練出來,我不想再引用林山田老師以前的一句話了,他意思是說警犬可以被訓練,法官不應該被訓練,那麼,意思就是說法官需要歷練等等才出來的,所以有可能司訓所……不是司訓所,現在司法官學院本身就是問題,重點也許不一定在於裡面要怎麼教,這個組織存在本身可能就要好好思考一下,所以這個問題其實挑戰是蠻大的。我個人本來準備的方向只是大學的法律教育這一部份而已,其他部分有相當的開放性,大家可能要有些新的idea進來,比如說是不是就不需要司法官學院了?法官根本是由考試訓練以外的途徑產生。事實上好像張靜委員也有提到類似的想法,在美國也沒有司訓所這種東西,我今天來,從各位委員的發言裡面學習到很多,所以可能我回去要重新再整理一下,那基本上我是認為這個議題應該留下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