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只是想稍微補充一下,那個為甚麼法學教育裡部分也跟「友善」的問題有關,法學教育裏頭,其實有兩種、可能有兩種不同的思想:一種思想認為主要把法學當作是一種概念,或者是一種理論,或者是一種純制度的研究,而不認為實用是重要的;那另外一個態度可能認為,法學是要教學生怎麼使用,而最重要的,它不只是文字、它不只是概念、不只是制度,它是要處理人的問題,所以法學教育裡的學生必須要學會怎麼樣子處理人的問題,我個人對「友善」的理解就是法律人怎麼樣子能夠學會處理人的問題,它不是只是問題本身,它還有人,那它面對的都是活生生的人,我想說是在法律程序裏頭,所以不只是微笑的問題,而是他要知道他處理的是人,這裡面有人性的問題,然後找正義,那為甚麼源頭要從法學教育開始?剛剛我講的這一個態度、觀念、哲學、文化都是必須要思考的問題,因為那才是第一個階段,接下來才是司法人員的養成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