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剛剛有委員提到第一項跟第三項的問題,我想其實類似人民參與審判其實我們今天並不是在實證法的架構下看這個事情,其實我們是可以跳出現有的框架,那法官的來源其實一個基本的模式在各國不一樣就是,考訓是不是合一?所以德國那個基本上是考訓合一,他是以受訓的成績來決定他去申請,所以就是說他不需要再去受訓,他整個大學教育跟整個實務的受訓結合,最後是以你整個成績來決定你將來有沒有機會當法官、當檢察官或是當律師,所以這個角度來看,其實第三項跟第一項當然就有關係,那我們先不要講整個跳出框架的問題,以現行的制度而言,我不知道在座的委員,就是說特別是非法律的委員,知不知道就是說目前法官其實是分別在司法官學院跟法官學院,或者是律師轉任的,將來要當法官的是在法官學院受訓,然後一般國考出身的是在司法官學院受訓,姑且不論這樣子是不是對或錯,沒有這個問題,至少我們可以回去檢視一下這樣的制度需不需要調整,那事實上當然這個前提我當然同意,非常同意陳法官、陳委員講的,其實目前不管司法官學院或法官學院都相對於過去有相當的進步,只是說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再去檢視我們到底需要哪樣的法官、檢察官或者是律師,所以我覺得這個第一跟第三項的問題是有關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