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提醒各位,你們剛剛講的東西叫做公民教育,那公民教育不是在司法院才要學的東西,在往前就要學習了。那我沒有跟各位講的事情是,我在法國住二十七年了啦,所以我對台灣所謂的公民教育這件事情我很有感覺,因為我走在路上就有感覺了,那不是在法院才有感覺的事情、不是在醫院才有感覺的事情,是走在路上我就有感覺了,那這種東西該放到這個主題來談嗎?我想提的是,第三個選擇,我們其實這個東西有個主軸、有個邏輯在裡面才對,第一個叫「透明」,就是我強調的,第一個我們在講的事情是「透明」,第二件事是「友善」,在透明之後我們要談友善,就是剛才講到的制度的設計,和所謂的其實申訴在裡面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重點,那,第三個才是「參與」,透明、友善、參與之後,好,那如果我們真的要講所謂的司法官養成教育的話,我認為應該是在這個脈絡下面去談所謂司法官的養成教育,而不是被抽出來叫做司法官養成教育,那麼大一塊,申訴那麼大一塊,在我們如果無法定義清楚我們的問題的時候,最主要是說,我不要把他拉進來,要把他踢出去,這是很不合理的事情,所以我認為說應該要以一個脈絡下面來談,可以,我們可以談第一塊,就是我剛講到的嘛,我們就請司法官不是讓他養成教育,是他請你坐到被告席上面一個月,你去上面坐一個月就知道了,就是我在醫院學習就是這個東西,我在醫院學習的就是我去病床上躺一下,我去叫護士過來,看護士怎麼對待你,你就知道在醫院裡面該怎麼做,那我們是不是該做這種事情就好了?

所以應該是在這種脈絡下面的話,就會發現我們的養成教育,我們的整套東西是在友善的框架下去談的時候,的確會有所謂的公民教育這一塊,的確會有所謂的申訴管道這一塊,而這裡面的下面的話我們才能去定義說,原來4-1的範圍和要討論的東西是甚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