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3-2-1可不可以還是我們接收一下,因為我也順便回答一下剛剛張委員,我們剛剛不是講公民教育,因為法官的教育不是說一定要坐在學校裡面,這如同其實基本上像您講得一樣,跟醫生一樣,是要到法院、到律師事務所、到不同地方去實習,這是整個教育的一部分,所以現在的問題是說,以目前司法訓練所而言,其實並沒有安排一個到律師事務所,比如說啦,所以這次其實跟您的想法基本上沒有太大的不一樣,那進一步原因應該這樣,多元晉用其實指的是比如說,類似英美他是指律師在做中學習,等到他經過一、二十年的表現不錯之後再拔擢為法官,所以這個教育不是一個類似我們學校教育的概念,這其實是非常廣泛的去幫助一個法律人塑造一個我們大家可以接受的法官,所以這個角度來看,我是覺得多元晉用其實跟4-1、4-2、4-3是有關係的啦,因為我們的多元如果包含的到,只是說要從律師轉任的話,那其實律師整個過程,我們律師怎麼訓練,律師到底他是怎麼的環境,就是未來法官的一個可能性,所以我覺得這兩者是不是還是可以留下來,兩個結合在一起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