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要這樣子講,因為為甚麼要不起訴處分要納入人民的監督機制?其實雖然說目前為止檢察官他也有司法官的性質,可是它上命下從的色彩是非常重的,所以你的再議機制不一定能夠發揮作用,我今天如果要不起訴處分一個民進黨的重要人士,再議一定會被駁回。那國民黨的時代當然是這樣,如果今天不起訴一個國民黨的重要人士,再議也會被駁回。那交付審判張委員講的沒有錯,可是我寫過,我准過,那情況是非常少的,為甚麼呢,因為實務上傳統的認知是,我們不能替代檢察官,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們要討論人民參與的話,除了審判以外,不起訴處分我們應該也要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