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檢察官是不是也讓我說明一下,基本上,我對於剛剛陳委員所講的跟我的認知是有很大的差距,再議制度在檢察官體系裏面來看,反而是認為再議的發回比率太高了,尤其是他剛剛所講的這種爭議型的案件,針對某一個政黨的主要人物進行不起訴處分,一定會駁回嗎,其實是因為風險太高,被發回的機會還蠻高的,所以上上下下沒有辦法確定,另外一件事情是說,做了交付審判為甚麼常常不能夠成功?因為我們當初交付審判設計是有問題的,交付審判之後,還是由檢察官來承擔這公訴蒞庭的工作,我本來認為他應該不起訴,在法庭上要主張他有罪是會有立場矛盾,所以如果我們當初配合的是說,一旦交付審判之後轉為自訴強制律師代理的話,也許就沒有這麼多困擾,那還有一部份是資訊上面也許不夠對稱,其實法務部在之前曾經做過一次的宣示,就是有關不起訴的監督這部分,法務部打算去推檢察審查會,姑且不論這個意圖是不是會成功,但是其實法務部確實要變更現狀的動作出來,那這個東西基本上綁住的是整個檢察的功能,我建議那個是跟第三組的功能性比較相關,跟我們這邊關聯性比較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