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抱歉,因為這個地方問題可能跟人民參與有點本質會不會不一樣,因為如果是著重在不起訴的話,其實不起訴如果是對於這個所謂的被告反而是有利的,所以今天若照人民參與是要監督檢方,這個情況跟我們強調人民參與是訴訟權對於被告的保障,剛好是相反的,所以這兩個事情如果從這裡來算都是人民參與,但他的本質略有不同,所以這個角度看,剛才有先進主張說要把它移到第三組,這是可以被採的,那另外一個問題在於說,檢方的權力另外一部分是起訴嘛,那大陪審團負責的部分是起訴的部分。所以這個部分是不是要引進來,那又涉及到另外更實質變成檢方整個偵查階段他的組織要不要調整的問題,那還是要、若回到不起訴處分,一樣也涉到一個刑事訴訟一個本質問題,就是說,不起訴處分還是不是要繼續賦予它實質確定力,若不起訴處分根本沒有實質確定力的話,其實今天的問題就沒有那麼嚴重,當然還是可能會有問題,所以我是覺得這個問題大家可以再討論,我覺得留下來可以,那至少我放在後面,等到我們比如說解決4-1的部分,人民參與審判的部分以後,在行有餘力再來解決這個問題,我不知道這樣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