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覺得剛剛林委員講到了非常重要的一個問題,其實我們在這個司法改革裡面討論,特別講到刑事訴訟,背後真的講社會的期待其實有兩個脈絡,一個脈絡是覺得,怎麼犯罪的人都不被審判或不被起訴?是這樣一個脈絡。那另外一個脈絡是覺得,是說審判怎麼可能會讓不該被判的人被判了?或者是審判太武斷了、起訴太武斷了,這兩個脈絡背後其實有很大的衝突,我自認為我們沒有辦法迴避,我們不是只有這一組,每一組都會碰到這個問題,那就像今天講的陪審制度,其實陪審制度是防止被告輕易的就被判罪,這跟期待說一定要能多判就多判、能判多重就判多重,是衝突的,我覺得我們這是要談的,但是我今天之所以講到大陪審團,其實大陪審團如果放進來,我在這邊沒有要贊成或反對大陪審團的意思,我只是在講這個議題,因為大陪審團放進來,就變成是有人民參與,那於是覺得說是不是要起訴、或不要起訴、不能專斷,所以他有可能成為議題,也就是說大陪審團可以把不起訴和起訴都涵蓋,我只是講到說這個議題的設定是有這樣子的作用,我剛剛講我一開始看這個議題覺得沒有不以為然的原因是因為我是這樣子去假設的,那後面接的是陪審,所以我是這樣想,我只是跟各位報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