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議題跟我們剛剛花五十分鐘討論,我反而覺得有一點奇怪。剛剛我們要很努力地認為說,法界的所謂的訓練跟培訓的制度要跟所謂的我們這組的議題叫參與、透明、清淨,我們想盡辦法把他連接起來,但是這個不起訴的問題明明就是一個透明跟參與的問題,那會有兩個結果,不起訴會有兩個結果,就是人民認為不該起訴的人你不起訴,OK,fine,但是最關鍵的就是我們認為有很多案件是應該起訴的,但你最後不起訴,而這個不起訴的過程,其實沒有任何…不能說沒有任何,等一下得罪檢察官,就是,這個過程中,不夠透明也沒有辦法參與,而且不只是不起訴,現在我們還發明了一個我們叫做緩起訴,我們非常多的人民的案件其實因為緩起訴而讓人民感覺只要老子有錢,我只要獲得緩起訴,我這樣子就不起訴,所以我會跟大家很坦誠,我在民間的基金會工作,我們過去的這十幾年來,確實會常常收到緩起訴金,變成捐款,但是我們在拿到這個緩起訴捐款金的時候,其實我們是非常非常掙扎的,因為我們不知道為甚麼這個案件會拿到緩起訴金,而緩起訴金是怎麼被分配的,如果這個案件應該要起訴,但是他只要繳了緩起訴金跟從事於社區活動,他就可以不起訴,這個過程當中有沒有應該要更透明的地方,所以我反而覺得這個議題跟我們今天的第四組的主題,他跟參與、跟透明絕對是有關係,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