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可以講一下我就這個問題的想法,現在所謂訴訟替代機制,也就是調解、仲裁或者是其他相關機制的討論,而且如果我對在LINE上面大家討論的沒有誤解的話,應該是醫療糾紛的機制也一併納在裡面討論。就是4-2-2跟4-2-3這兩個,我認為這個題目第一件事情應該要對現實的狀況了解,也就是現在社會上糾紛解決替代機制、調解,主要是調解,調解跟仲裁到底扮演了多少,實況是什麼。

因為一個是友善,一個其實是效率問題,它可以從兩個角度看,那我認為放在友善也是好的,是因為可能有人覺得訴訟程序不夠親近,於是他就想用別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其實包括和解、調解、仲裁,那都是替代訴訟的機制,所以可以用友善的角度看。

但是如果從效率的角度看,其實我們有一個老名詞叫做「疏減訟源」,也就是如果大家都願意和解、調解,願意仲裁,法院應該樂得輕鬆,減少一些負擔。如果從效率的角度看的話,就應該要看說我們現在一年有多少案件,司法院的紀錄在我的印象裏頭一年是三百萬件的案子,那替代機制可以消除多少,當然這三百萬案件可能有很多,包括行政訴訟、刑事訴訟,這裡面有一些可能不能靠調解解決的。這裡可能跟法務部也有直接的關係,因為法務部至少有兩件事情會牽涉到調解,如果不是還有更多的話,一個是鄉鎮調解,這是法務部的業務;另一個是刑事訴訟裡面,檢察官有可能在某種角度上,因為很多時候是以刑逼民的時候,民事案件當事人想用刑事的程序來追究時,檢察官有可能扮演某種調解的角色,還有告訴乃論之罪,也就是說這也是在這個題目裡面有關的。

一個是親切、親近的問題,一個是效率的問題,但都跟現在實務上到底是呈現什麼樣子的現象是有關的,那我曾經在別的場合講過,我覺得我們的統計啊,今天我很高興我們這組裡面其實有很多實證研究的專家。對不起主席我的時間到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