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先補充一下,我剛才聽到我們這組負責人高委員,我聽了之後滿訝異的,就是說至少我們這組參與的委員有四位,我剛才才跟我旁邊的吳光陸委員,我詢問了他一下,我們並沒有被徵詢到我們參組的司法裁判書改革這件事情,我們有跟負責人討論過。

所以妳已經跟第三組的張維志委員說已經協調好了,所以我好奇的是我到目前為止我到目前為止我都沒有跟我們的負責人高茹萍委員討論過我目前的進度狀況,所以我不得不擔心一點,妳在目前還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麼規劃的情況下,我們如何去跟我們自己組內的各組去協調前後順序?

所以我提出建議,既然我們有參與到某一個組的議題的討論部分,是不是請負責人跟我們參與的四位委員先討論一下,目前我們的規劃的進度到什麼樣的階段了,這樣子才可以跟另外四組的負責人一起做程序上的協商,誰在前、誰在後,這樣子我們至少可以抓出一個主軸出來。

例如說我這一組我未來想請司法院提供一個報告,就是說在裁判書改革的部分在1999年的時候就形成了一個改革的決議,為什麼同樣一個議題在今年2017年我們還要再討論過一次?所以我勢必要請司法院的代表來跟我們做一個說明,過去這十八年來既然已經形成了決議,為什麼現在同一議題我們還要再討論?過去這十八年是空窗嗎?如果不是空窗的話,司法院執行了什麼等等的這些議題我現在已經列出了兩張表出來了。

所以我提出個建議,我們未來是不是可以更有效率一點的是,既然我們已經分層負責了,有分四個組了,請四組的組長跟你的組員先去協商,我們的進度夠成熟排進我們的整個的議程了嗎?夠成熟,我們提報給召集人跟副召,這樣子是不是會更有效率一些?我的淺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