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就交給你,這個section交給你,然後作一個初步的了解,需要的話我們真的都還可以進一步去了解,而且各位我們如果真的要做到,絕對不是開六次會議,而是從我們開始籌備的那一天到最後一天,每天這些問題都在這裡(指腦袋)。

當然你們都有各自的工作,但是當你們接受這一個邀請的時候,就應該有個認知,這就是一個犧牲奉獻的,而且真的是要衝時間,我在模憲的經驗就是,那真的是燒肝的一個工作,但是這個社會對我們有期待,各位如果對自己沒有期待也不可能來參與,所以請各位心裡有準備,這就是你要投入多少的問題。

不要跟我說你上班哪裡很累,你答應的阿!你應該也知道很多人就是因為這樣不來阿,的確有人因為認為他自己沒有辦法奉獻那麼多,所以他不願意來,所以請有心理準備,但是透過彼此的討論,合議的好處就是借別人的智慧。不需要自己去做企劃做得很麻煩,別人一個人講一句,就可以把你的腦袋打通,然後可以省你自己很多做決定的力氣、思考的力氣。我相信這是好的,所以我們的討論應該不會中斷,當然你也可以自願不討論,但是在這裡你能獲得什麼,還是你能犧牲什麼,這就要自己承擔了,自負責任。

剛剛…我插一句話回答吳委員的這個問題,其實在我們討論議事規則的時候,我就是期待你把二分之一提出來,不過因為那個瞬間沒有提,所以我就忘記了。那個就是在我報告那個議事規則叫大家看有問題要提出來,其實我因為看到所以期待你問。

二分之一這件事情籌委會已經表決過了,本來的提案是三分之二,但是後來大家決定要二分之一,因為你對於二分之一認為它有正當性,它就是有正當性,出席的二分之一以上,不管你出席了多少人,表決都要全體的二分之一,這已經是雙重的保障了。而且籌委會對這點已經討論過,所以已經不可能推翻,認為二分之一的多數決就是一個絕對多數決,我們一般的所謂的三分之二那個是特別多數決,那個不見得是好的,為什麼?那個有時候是反表決,變成少數決定,不是多數決定。那麼以二分之一來說,如果差不多才容易形成互相的尊重,如果是很極端的少數,那它是不會受尊重的,贏了嘛,他何必理你,就會變成這樣,大概道理在那裏。所以這件事就沒有辦法再討論,我們不可能推翻那個規則,你現在針對這一點要講還是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