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主席還有各位委員各位與會先進大家好,我是法務部的主任檢察官李濠松,那在這邊呢就跟各位做這個法務部負責部分的簡報,那本來我們準備的是兩個小議題,第一個是人民參與這個檢察官的不起訴處分審查的部分,但是因為時間的關係就容我先把那個部分跳過,我們就直接接到今天準備的第二個部分,關於人民參與審判,那本來我們這個預期的是說,前面司法院可能會先就各種人民參與審判的形式,來做一個詳細的介紹,那我們就不重複,那所以呢我們今天提的是從另外一個角度,提供各位委員一個思考的一個方向,就是,我們知道任何形式的這個國民參與審判,都會因為這個審理時間的拖長,那辯護費用的提高,所以呢會耗費大量的這個司法資源,剛剛司法院的報告也有提到,人民參與審判是一個昂貴的制度,所以我這邊簡單做一個比喻,比如說我們要去一個餐廳吃飯用餐,我們不會很貿然的就進去那個餐廳坐下來就開始點菜,我們要做甚麼,會先看看口袋有多少錢嘛,那以下我們就來看一下國家的口袋有多少錢,這個是行政院主計總處在一百零二年提供的一個資料,他歸納成,他就我國的這個財政狀況歸納成三點:

第一個賦稅的負擔偏低,那我想因為書面資料都有提供,我這邊就不要去念這個內容,第一個結論就是我國的財政狀況是稅入偏低啊。第二個特色呢,是這個稅出,每年的總預算雖然控制在兩兆元上下,可是這個還是逐年攀升,所以就可用的這個資源,就相對顯得不足

第三個是舉債的空間有限,我們距離這個法定的舉債的上限的空間只剩下百分之二點七,那歸納這三點用白話來講,第一個就是收入的錢不夠,第二個就是支出的錢很多,第三個就是舉債的空間有限,不能再借錢,以這個士林地方法院過去辦觀審為例,單一法院這個資料也是行政院主計總處提供給我們的,試辦三年了,總共需要的費用是兩億七千五百多萬那假設全國的法院都施行的時候,恐怕這個數字會更驚人,不過講到這裡我必須要強調希望各位委員不要誤解,法務部絕對不是因為說需要花錢所以呢就不用改變,不是這個意思,我們只是建議各位委員在做政策的這個思考跟決定的時候,不要忘記有成本這件事情,那以上的這個資料是一百零二年主計總處的一個資料,那這不是法務部要求他提供給我們,我們沒有這個權限,所以如果各位委員認為有必要知道這個最新的這個國家的財政狀況,或是一些相關的數據分析的話,建議看是不是可以請主計總處這邊提書面報告還是說到委員會這邊來說明也可以,做這樣的建議。

那接下來是那個,人力的部分,這個是我們統計一百零二年到一百零五年,總共有六個地檢署,當時參與這個觀審模擬的時候,我們去統計每一個地檢署它所需要付出的人力跟時間,第二個表格,則是代換進去,假設按照當時的這個觀審條例,適用案件的時候,那每一個地檢署總年度所需要增加的人力跟時間,這邊這一張呢直接看結論,如果是在觀審案件,跟一般案件的比較的話,這個會比一般的案件所需要的人力是多出二點六倍,所需要的時間呢,則是增加六點六倍,那這個每年總需要增加的人力大概是五百八十四人次,總需要增加的時間呢是一萬五千小時,所以以上要講的我這邊做最後一張的投影片的簡單的報告,就是說制度的變革,會需要國家的財政做一個背景,那希望各位在思考或選擇的時候,千萬不要忘記這個成本的問題,第二個就是這個人力的負擔,那這個人力是包括法官檢察官還有律師都共同都會面對這樣一個問題,那我們在做制度選擇的時候也不能夠忽略這一點,第三個才是最後的這個配套措施,比如說如果要採取這個人民參與審判的話,那我們相關的訴訟制度要做怎麼樣的變革,證據法則,上訴制度等等,當然這個細節可能不是在我們這個委員會可以處理而是將來立法的過程時候要討論的,好那就先簡短以上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