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跟主席報告,我也利用五分鐘把我認為那個人民參與審判幾項重點稍微說明一下。我之前個人的報告已經交給各位先進了,那其實這一篇那一篇簡單的報告主要是要強調一點,就是說從實證法跟學理來看其實人民參與審判的多樣性,是強調這一點。因為現在只是……,我們既然是作為一個政策的決定者,那陪參審提供的空間相對的壓縮可能性的一個選擇,或可能會忽視的一些重要問題。那這主要是過去十多年來,一些學者在研究晚近的一些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演變的時候歸納出的結論。特別是在21世紀初期,他們發現其實大部分在最近二十年採用人民參與審判的國家,在所謂的人民這個來源上面他是採用比較接近於陪審制度,就是從廣大的民眾中去選任。

那這是一個關鍵的重點,因為在1990年代研究所謂的東歐國家民主化之前,大部分的西歐國家後來某種程度上接受了德國式的參審制度。那德國式的參審制度有兩個重要特色,或三個重要特色。第一個當然是人事固定任期,他並不是針對一次個案,另外他又是人數相對的,素人佔的比例不大。譬如說德國輕罪案件就是一加二,一個職業法官加上兩個參審員,重罪案件是三個法官加上兩個參審員。那這是一個德國制的特色。另外一個特色在可決數,可決數基本上是採一般的普通多數決,但是在最過去二十年重要演變上面,包含蘇聯……,蘇聯解體之後,包含現在的俄羅斯,甚至烏克蘭這些國家,他們是接受陪審,特別是他們在所謂的人民來源上面,積極表現接受英美的這樣的制度,但更重要的是說在參審制度方面,法國、日本在人的來源這方面,也是採用陪審這一套模式。他並不是有固定任期,而且另外同樣作用是在台灣,就是目前討論比較忽略掉的問題是到底要多少人?

簡單舉一個例子,即便是採陪審制,如果陪審制人數比如說只有四個人、或五個人。那其實它跟十二個人那個陪審團所展現的一個情況,即便所謂說反映人民法感情,它的意義可能是不大一樣的。那另外一個重要觀念,目前也比較沒有在討論的是可決數,換言之說你今天到底要不要採一個加重多數甚至是一致決,還是目前只是採一個普通多數。所以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這一系列下來,簡單講,今天如果我們就要談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單純用一個陪審、參審兩個,一個概念作為選擇性的話,可能會將很多重要問題點給忽略掉了。反面來講同樣是陪審制度,有些國家的陪審員只有六個、十二個,譬如說美國十二個。那有些九個,譬如說。那同樣是陪審制度裡面,有些是採一致決,有些是採加重多數決。

所以今天我們在做這個決定的時候,不是單純的依惟於陪審跟參審。我建議是說可不可以把人民參與的這個類型更細緻化。然後請院部及相關的民間團體對於我們所需要的資料在公聽會的時候提供,然後再由所有的委員權衡各個單位團體所提供資料,最後再做決定。我們到底要採哪一種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或者說將來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方向,具體的方向應該怎麼走怎麼走會比較恰當,是不是這樣?那這是我稍微簡單做一個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