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主席,我可以先說明一下我所想提的問題跟委員報告一下。那個,各位委員在我簡單報告的最後一頁,最後一頁有提到幾個問題。第一個基本問題是這樣,當然司法院還有法務部代表都有提到,是成本的問題。那事實上也是現實啦,絕大多數國家的人民參與審判可以處理的案件是佔極少數。但這個所謂的分母是指所有進入刑事體系的案件而言,並不是進入審判體系,所以它的分母是蠻大的。換句話說,以美國法而言,就是說進入刑事審判體系,從檢察官收案開始,最後只有百分之三到五的案件進入所謂的通常審理程序,就是有陪審的案件。那英國法也是類似,那為什麼會有三到五的區別呢?

主要是在英國法它在特別強調認罪,所以英國法如果說在雖然進入陪審的案件,它認罪的部分他後面的陪審就免掉啦。因為認罪之後英國法還有直接減免刑期一些規定,所以說這是為什麼有三到五。要看具體的情況而定,通常不會超過百分之五。那日本雖然是採那個,剛才講的,是從人民選,就是我這邊所講的,隨機的一個參審制,那日本的好像處理案件更少。那如果說整個以處理案件最多當然是德國制,因為德國制成本最低,所以相對的,德國有人民參與的案件比例高。所以我們希望任何一個主張特定人民參與審判的機關或團體,第一個要告訴我們,你們預設這個制度到底要處理多少案件。第二個問題是相對的既然……,譬如說如果你預設要處理百分之五的案件,那其實我們另外一個重要的一個問題必須回答就是,另外這百分之九十五的案件到底應該用什麼程序或什麼機制解決?那這一點其實沒有那麼簡單,因為各國的處理方式不一樣。英美的處理方式就是不一樣,英國跟美國對於輕罪的處理方式就不一樣。所以這個問題不是單純的就是說你用哪一個特定國家的法制就可以去解決的。

所以這必須要理論的基礎,做一個分析。為什麼你覺得這個國家這樣的制度比較適合我們,這是需要去說明的,或譬如說你也可以日本,日本現行法制也跟英美不一樣。所以這個情況之下,是必須做非常精當的一種說明。另外一個基本問題就是剛有提到的,人民參與審判不是只是單純就是傳統陪參審就是人民跟法官的關係而已。

另外像剛才講的,人民到底要多少人進來,這是一個重要的關鍵,重要的關鍵,到底要五個人、六個人、十二個人、九個人?那美國人是認為至少有六個人、刑事案件一定要有十二個人。那是陪審的一個情況之下。那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可決數嘛。這是一個更難的問題,今天你既要人民進來,到底是要人民扮演多大的角色?可決數越高代表人民的相對影響力強,特別是在採參審的情況。特別是參與參審的法官是合議庭,三個法官已經在那邊,那到底要多少人民在那個地方?換句話說,已經有三個職業法官在的話,人民的數量越少,當然代表職業法官的影響力就趨強。反過來講,人民多的話,當然代表人民的意見比較可以表達,但是當然可能也會有它的問題,因為以法國為例,法國原來在一審是三個職業法官加九個人民參審員,後來在最近的改革降為六個。上訴審原來是三個法官加上十二個參審員,現在從十二個降為九個。

所以這是一個有趣但非常重要的問題。所以這個是必須我們希望各個單位或相關團體可以具體說明,你希望用多少人民、可決數來做你的人民制度的設計。但另外還有一個問題,這個是最近衍生出來的,就是2009年,大概2010年,大法庭,歐洲人權法院大法庭也有表示意見,就是到底陪審採陪審制的一個審判體系之下,需不需要附理由。當然歐洲人權法院並沒有說陪審制是違反歐洲人權法院的規定,但是他有特別針對到附理由這個部分,有一個案件處理,所以這是可能必須說明,因為從比較法來看,西班牙的制度裡面就是附理由,所以部分的陪審制國家裡面是有附理由,雖然是極小部分。所以這是比較法上一個複雜的情形。再過來問題就是,我為什麼建議我們要從多元中選項而不是以為在陪審就是括號三以下的幾個問題:因為大家都講陪參審,那假使我們真的選擇參審,那其實下一個問題是到底哪一種參審?

因為法國、日本跟德國參審本質上就有別,但這是我個人的意見,用本質可能太強烈了。因為所謂本質上有別指的是因為法國、日本它相對參與的人民多,參與的人民多而且人民的來源跟德國不一樣。因為德國是固定任期,是任命志願性。所謂的廣大人民中隨機抽取其實就是義務性的意思,當然一定的條件下可以拒絕。所以這是本質上的一個差異啦。所以如果說最後真的做參審,其實更難的問題是,你到底是要選擇法國、日本,還是德國。因為剛才有講,純從量上來看,或許的德國的參審案件比較多嘛。反過來講,法制少,但是法制的其他的機制有別於德國。那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法國、日本也要做比較。雖然表面上他們有別於德國,但法制還有兩個基本上的差異。就是如果在做法律的應該都知道,就是法國不採起訴狀一本主義,意思就是說法國的制度裡面,法官是可以閱卷的。人民部分,目前看起來的資料是還不行。日本是從來沒有採人民參與審判之前就是不可以閱卷的。那這個會影響到整個訴訟程序的進行。或一般所謂法官預斷等等這些重要的問題。

所以法日兩國參審制,因為它刑事訴訟法本身重要設計的不同,所以這也有比較的一個必要。另外還有不同就是法國的上訴審,它是兩次的人民參與,那日本就是完全是法律審。所以這也是必須比較的一個重點。那剛才沒有講到,即便從英國和美國而言,雖然都一樣是陪審制。但英美的上訴審,至少就美國聯邦而言,它的設計也是不一樣的。那最後一點就是說,法日兩國參審制相對地接近於所謂的陪審,那到底他們的優劣呢?具體而言,因為他們前階段的人民來源是一樣的,而且可決數相對地也都比較高。那這個情況之下,法日兩國的制度跟典型的陪審制度,到底他們的利弊得失到底各自何在?也需要做精確的分析。所以我建議我們至少必須將這些問題請院部以及相關的團體作回答,但字數不用多啦,每個大概只要兩百個字就好。精確的表達你覺得該怎麼做就行。然後提供我們所有委員將來做決定的時候的一個參考。那以上報告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