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說博愛座吧?所以可以先講一下吧?當中我最老。第二個因為我等一下一點要離開去上課,所以我針對這個問題,我其實都表示過一個意見在書面上,我簡單的回應一下是說,其實我們要追求的司法的審判就是,效率、釐清事實,這個是最重要的。那至於說成本,其實我覺得應該不是考量的必要點,如果你為了公平正義,需要做的話那就需要花,假使從成本角度的話那法院廢掉最好,根本不花錢,也不需要審判嘛,對不對,反正被告抓到當場打死就好了,對不對?什麼事都解決掉了,但是我是覺得我們都知道不可以,但是呢我這邊要跟各位提一點,剛也回應陳委員,就是我們現在都強調實證研究,所以我特別強調因為我們很多的調查都把我們律師給都給忽略掉了,律師才是司法的消費的第一線,那是我剛講過的,第一線的消費者。我強調我不代表全聯會,所以不要誤會說我代表全聯會。

但如果我還是要講的是說,這個實證研究,我不知道法官、檢察官那邊有沒有做過調查,但是至少是不是可以由部裡面還是由我們國是會議還是哪個單位我不知道哪個單位,因為這個要花錢了嘛,來委託我們全聯會問全國的律師看他們審判的,他們的感想,因為我們都在第一線,面對很多種這個剛剛講的各位所謂的專斷、或者不專斷,因為實際上我覺得相信老百姓他最希望的,他根本搞不懂這些制度,他只希望說開庭之後你有充分時間讓我講話,不要不讓我講話,給我三分鐘就把我按鈴叫不准我講,他希望能夠講得很充分,第二個,他申請調查證據你要給我查,是不是,不要說沒有調查的必要。

第三點,就是我們剛剛講的,要把事實釐清,而且要效率,我昨天來開會之前還有一個建築師跟我講說你一定要去提兩個問題,一個效率,一個就是證據的問題。

所以今天很多司法被詬病、被公信力,其實是一個效率的問題。我曾經一個案子開庭,第一庭開完以後第二庭訂在多少?半年以後才開庭,你這實在是讓大家都昏倒了,所以我是覺得今天究竟要採參審、陪審還是什麼制度,我是建議說如果從實證研究角度,是不是可以做一個實證研究?不要天馬行空,大家純粹講理論,我在上面也寫了,很多國外的制度你要符合國情,是不是符合我們的國情,我們人民的需要他最希望效率嘛,你不要拖拖拉拉,就像有的人講說你判我死也判快一點,不要那麼拖拖拉拉拖得我那麼久,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