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就看司法院的我提供的題目,抱歉等我一下下,我想請司法院幫我提供的是說,我們這組負責的就是裁判書的改革,那這個改革在1999年的司改會議的時候就已經做出決議了,所以我好奇的是,我希望司法院第一個可以調出當年的決議,畢竟當年我們這組有很多委員可能是不知道的,所以第一個,決議內容請調出來,第二個,這十八年來據我所知,在民國九十年跟九十一年的時候,司法院曾經做出一個範例彙編,厚厚的,OK!這份東西可帶可不帶,我覺得你們可以抽檢出來部分內容請各位委員去看就可以了,但是我非常好奇的是說,後續司法院究竟是怎麼執行的,為什麼我在去年十月二十八號的時候,我在桃園地方法院看到了一份判決書,真的令我嘆為觀止。

為了這份判決書我還特別跑了一趟桃園的蘆竹,我去找到當事人的家屬,他雖然是判無罪的,可是整份判決書他說他看不懂,所以我想透過這個個案,我放射出來是說,過去這十八年過來,司法院到底做了哪些東西在於司法判決書的改革的部分,第一個,誰在執行?他們怎麼執行出來的?然後這個當初執行的人是不是專責專權,有人在監管,透過這一系列我想說,我們就會看的出來說判決書改革在1999年既然形成決議了,為什麼在這一次我們又被重新地討論過一次,如果這一次我們真的在還是在原地踏步的話,我不知道下一個十八年,我們的下一代會不會再抨擊我們這組的人,當年我們在做什麼事情,OK!這是我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