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基本上認同剛才林孟皇法官跟李佳玟教授他們的意見,那我的意見在今天的討論資料裡面3-1討論3裡面也有我的書面意見,請各位詳參。那我在這個地方只想講司法國是會議基本上,我們都是被找來的人,有的是票選,有的是推薦,那無論如何我們大概都可以用國歌裡面所講的「咨爾多士,為民前鋒」來形容我的任務。我們要在這個地方處理的就是法律人基於本位沒辦法去處理的問題,那什麼樣的問題是法律人基於本位沒辦法去處理的,就是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問題,我想這點非常清楚。

事實上在今天來開會之前,各位委員可能很多人都已經注意到了,關於本組的新聞不少啦,那其實很重要的一個癥結點就是,這個檢察官法律定位的問題是兵家必爭之地阿,所以外面才會風風雨雨,有那麼多的新聞,大家也可以意識到說這個問題有多敏感,正因為它的敏感性,所以「為民前鋒」的我們當然應該要在這個地方討論。

那要讓人民對檢察官法律定位的問題有感,這個事情是非常具體的,以前古代有所謂「破家」的縣令阿,因為縣令的權很大,縣令只要發一個拘牌或是收牌,那個家就破了,因為衙役到人民的家裡面就可以破他的家所以古代有所謂「破家」的縣令,但是台灣的民間其實有所謂「破家」的檢察官這種講法,為什麼?因為檢察官有很大的權限,檢察官所擁有的權限不只是可以起訴一個人或不起訴一個人這樣而已,光起訴一個人或不起訴一個人對一個人的人生就會造成很大的影響,除了這個以外,台灣的檢察官還有很多的強制處分權,所以台灣民眾就會對檢察官到底能不能被追究責任,它有多大的「權」,可是為什麼不能夠有多大的「責」?這點有非常多的意見與敏感。

也有很多民眾在我當律師的時候,不管是在我業務內,或是我在外面演講的時候,問我說:「台灣的檢察官為什麼官威這麼大?」門關起來開庭,法院都還不是門關起來開庭,那台灣的檢察官為什麼把門關起來開庭,而且坐得比法官還要高?在偵查庭裡面比法官還要兇,檢察官真的可以開庭嗎?民眾問這個問題。我要講的是說,這個問題民眾絕對有感,民眾對於檢察官的意見非常的多,如果分組會議把這個題目丟回去給檢察官,給法務部自己討論、研提改革方案,不要忘記我剛才所提醒的一個問題,有沒有可能延到最後一次開會的時候,法務部才提了一個改革方案給我們,那我們討論什麼?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留在我們這邊做討論,法務部那邊如果要提它的方案、意見,這個我絕對歡迎,多一點的資訊總是好的,這個沒有問題。但是我認為本組的任務就必須要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