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我們大家對爭議沒有那麼大啦,我其實本來是滿反對召開那種大拜拜式的全國司改會議。這次跟1999年的司改會議其實是不太一樣的,我們很多的議題討論很久了,那我為甚麼會說我們的歧見沒有那麼大,各位如果去看我的議題分析,我分兩個附表,第二個附表,我就提到了一些,就是說我們今天採的是比較接近審議民主式的方式,那我們要讓這些非法律人進來參與,我們當然要提供他一些資料跟數據,所以我們今天不是自己在這邊悶著頭做一個決議,我們當然是要請權責機關,譬如說以檢察官的法律定位這裡,我就會提到說,那配合機關是誰?法務部就要提出他的政策主張選項還有改革配套方案是什麼,那我們不希望它可能只是一個單純的報告案然後這樣,因為剛剛尤律師也提了,擔心說到時候他最後一次才提出來,那根本沒辦法解決,所以我們今天可能有一些沒有任何太大爭議的,就列為報告案,我也可以接受。

那可是有一些可能涉及到部會之爭,需要一些委員會去做決定的,我們應該把它放到議案裡面,在這個之前,我覺得我們今天要做成決定,就是像我這個分析裡面所提的,我們要請各權責機關提出資料的話,我們今天就要做成決定然後請他們盡速提出。由他們來提出他們的說帖,可能也不只涉及一個機關,也許兩個、三個⋯我們委員會委員在各權責機關或者部門他提出的資料,我們事先研讀的情況之下,我們去做一個理性的思辨然後在會上做一個最後的決定。我覺得歧見其實沒有那麼大,只是說不要一開始就把很多議案說我們刪成兩個、三個,如果刪成兩個、三個,事實上那我們幹嘛徵集了這麼多議題整理成議案要來討論呢,這也不符合當初整個國是會議所設定的議題,因為很多涉及到其他權責機關的問題,剛剛這裡有提到一個,所謂的警察處分權,那涉及到內政部警政署跟法務部的權責之間的問題,那這個顯然不是法務部自己說了算阿,所以當然一定是要請他們提出資料來說服我們,所以這是我的建議,我認為爭議沒有那麼大,我們應該是進入討論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