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林鈺雄的文章提到所謂的大幅刪減,那我不曉得他心裡想的是什麼,這已經有點是在指責籌委會很無能的意思了,所以我想應該做一點說明。其實籌委名單出來的第一時間,我就問:為甚麼林鈺雄教授不在名單當中?可是這個問題到現在也沒有人回答我,如果他當初是籌備委員之一,我認為情況真的會好很多,以他的能幹。

那麼籌委會在兩個月把民眾的那麼多題目,籌委會沒有資格刪,也不敢刪,為甚麼?因為人民提了意見,他最後要看你公佈出來我的意見有沒有在那裡,如果沒有,他就會說你憑什麼把我的意見做掉?籌委會的時間又非常有限,如果你要刪掉、要整理之類的一定要有一個正當理由告訴大家。我們做了什麼、考慮了什麼,所以這個必須要刪,在最後一次的會議我也當眾這樣解釋了,我想籌委大部分都接受,就是我們沒有能力去做這件事、沒有資格去刪,但是我們起碼做歸納、整理,整理出來讓那些有提意見的說:我講的就在那裡!國家有聽到我在講什麼!至於誰有資格來承擔責任,正是各位,這些代表性比較多元的委員進來之後,他們可以討論,我們如何的來增刪,其實就是各位自己要做的,那這件工作當然很繁重,但是請各位務必,如果你們能夠提出一個理由來說明這件事,不要說有的議題其實是好幾個可以併在一起的,不見得是一個,但是籌委會沒有辦法,因為它必須讓很多人看到,有的人看不懂,那只好說,好多了,可見得我們都已經尊重了,我想這一點對籌委會來說是很重要的事。

那麼在這個會議,的確,就是要決定到底我們要刪多少?到底哪些東西要合併?哪些東西要優先處理?本來就是這個會議要處理的。那麼我在籌委會曾經報告說,以我自己幾個月來的工作心得認為,這麼多的東西當然不可能這一次就能夠處理完畢,但是每一組都應該去規劃出一個藍圖。就分析議題來說,我們將來處理的順序,就算這次討論不到、處理不到,它有一個順序,但是這一次起碼可以挑出幾個重要的問題在未來的一兩年馬上可以付諸實現,因為人民已經等不及了。那這個東西是可以做的,但是你如果對每個議題、對人民都講不清楚,那怎麼知道如何刪呢?所以可能這個程序我不敢介入,因為這是這個會議的問題,就是你們自己在程序上要處理說讓大家了解到一定的程度、這個議題是什麼,才能決定刪或合併之類的,這是我的想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