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先進好,針對在程序部分提一個小小意見,針對議題要不要刪這部分,我認為說先不要這個時候討論,因為,雖然公布這些議題,96類的議題,專業人士看起來之後都會覺得傻眼,因為有些命題根本是很抽象的,連具體走向都沒有,也沒有具體的命題,一般討論會議應該不是這樣子討論的,但是既然已經納入,進來這裡面的議題了,那有些議題彼此之間,我們事先就看到、很多委員已經事先提到,議題之間要不要怎麼整併。其實議題議題之間,很多有些是跨議題的,甚至要整併的,以我們現在都還沒開始去討論,無法預測說後面的議題跟前面的議題,當前面的議題討論到更廣、更深的時候,會不會有關連,所以現在刪議題,不大洽當。我們寧可到實質討論的時候,碰到這個議題發覺說,這個前面的議題已經處理過了,我們那個時候再來決定說這個議題要不要保留可能會比較適當。

那第二個部分針對說要不要院部認領的部分,那我是認為說,因為如同我剛剛說的,每個議題沒有具體的走向,其實我們剛才聽到都是法律人在討論,非法律人都還沒表示意見,那我想我們自己都搞不清楚方向了,他們更⋯⋯在座的先進其他先進應該也更搞不清楚方向。那因為依照議題的處理準則,我們不是說院部認領完之後,就成結論了,我們還有否定它、討論它、細部討論的機會,所以為了節省時間,為了讓命題聚焦,我是同意說先交由院部來做這個⋯⋯提出說帖,因為像第一個議題是很敏感的,其他問題也有很敏感的,其實他們都有說帖,那其他議題我們可以接受說帖,那為甚麼疑難問題我們不能夠接受說帖?我想,說帖提出來,讓問題更聚焦,其實是比較明確討論的方向,所以我這個部分是比較這個可以接受,那可能會有人會有疑慮,就像我們有一個議題叫做起訴狀一本主義,討論的問題就是:不要一開始就污染陪審員的心證,我在想很多人擔心的就是,這個說帖出來之後,會不會汙染到其他人的那個心證,我想今天到這個會場上來,都是⋯⋯大家都要盡心盡力,我想應該那種可能性應該不至於太大,甚至我敢說應該不會有,所以我是同意說我們逐項來討論,然後要不要交給院部認領,如果同意之後,我們還要在這個時候馬上決定說它在什麼時候要提出,而不是要讓它在最後一次,要不然這樣子大家議程會大亂,這是以上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