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主席。

我針對這個問題發表意見,我想大概老百姓對檢察官大概他是兩個要求:第一個,你抓不抓得到壞人;第二個,你在抓壞人的過程當中會不會侵犯到人權,也就是怕檢察官濫權。

但是這兩個問題跟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到底有沒有關係,我國現在的法律是在規定在法官法第86條第1項,它講的很清楚,它說「檢察官代表國家依法追訴處罰犯罪,為維護社會秩序之公益代表人。檢察官須超出黨派以外,維護憲法及法律保護之公共利益,公正超然、勤慎執行檢察職務。」它其實規定的很清楚,就是我們檢察官一方面要抓壞人,但是也要遵守程序正義,所以其實它並沒有很大的問題。那德國在規定檢察官也是規定在法官法裡面,甚至連美國,這個國家它在規定檢察官是規定哪裡呢?它規定在Title 28第二十八篇聯邦法第二十八篇的司法與司法程序裡面的第二部,第一部就是規定法院組織,第二部就規定司法部,所以美國的檢察官也是規定在法院組織裡面就對啦,所以這個並沒有什麼問題呀。

那剛剛林孟皇法官說一般民眾對檢察官跟法官都搞不清楚,沒有阿,司法院在去年一百零五年有做一個調查說,有83%的受訪民眾知道法官是管審判的,然後檢察官是管偵查的,我上個月還在開庭的時候,有一個民眾我問他請問你叫什麼名字,他馬上跟我說請問你叫什麼名字,你是檢察官而已,你只不過是當事人,所以現在其實老百姓知道檢察官是什麼了,不會有什麼混淆問題。至於尤伯祥律師所講的說,因為檢察官是被訂在法官法所以他有很大的權利,其實檢察官有沒有權利是被規定在刑事訴訟法,所以我們應該在刑事訴訟法下手就好,所以這個問題其實可以交給法務部先做一個報告,我想是一個比較好的處理辦法。

那如果檢察官變成行政官的話,各位可以想想看那很可怕喔,行政院長可以命令檢察官起訴或不起訴的意思,然後總統可以請檢察總長來報告案情,檢察官變行政官難道要變成這個樣子?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嘛。如果各位覺得檢察官的定位還不確定的話,那是不是該把檢察官的定位入憲,也就是說把剛才那個條文搬到憲法裡面去,那這樣不就解決問題了嗎,所以我是覺得這個應由法務部來先做一個報告,然後讓大家知道問題之所在,然後再來決定,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