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剛剛陳瑞仁有點誤引我的話,所以我就在這個地方優先回應了,我剛才並沒有講說檢察官因為自比為法官,所以他就有被規定在法官法裡面的這些問題,我的講法不是這個樣子。但我想在這個地方的重點是在於說台灣的檢察官過去長期以來一直自命為他們本身也是法官,那因為主張自己本身也是法官,那定位跟法官一樣,所以他主張說他有各種法官的權限,最早的時候他可以羈押一個人,之後被大法官會議解釋講說你沒有這個權限,因為你是行政官員,你不應該享有這種法院的權限,之後大法官會議又講說你們因為不是法官,所以你們也不可以主動去搜索人家等等。但是從陳瑞仁檢察官剛才所說明的,我們可以知道說其實這個問題在法界一直是有很大的爭議的,陳瑞仁檢察官剛才講的有一點沒有錯,就是民眾最擔心的是檢察官會不會濫權,在辦案的時候濫權侵害民眾的權益。

那事實上這就涉及到檢察官到底應不應該享有剛才所講的這些權限,目前檢察官還享有哪些強制處分權呢?拘提,拘提一個人;開偵查庭,門關起來開偵查庭,開完偵查庭之後他做的筆錄拿到法庭上就是證據,而我們律師,在我們自己的辦公室裡面,跟我們的當事人跟我們的證人所談的記錄下來,那個都不是證據,這個在法庭天秤上是很不平等的。

這種不平等的現象主要根源在於檢察官自命為他們是司法官,因此他們所做出來的東西具有法律上的效力,所以如果說今天不把這個問題拿出來徹底地談一談,我想我們的整個法律的權力分立的那個架構是不容易談清楚的,那這個爭議性很大,這個地方各位委員可以看的出來,這個是有必要去談的問題。若法務部今天真的要把這個議題拿回去做一個報告,我非常歡迎,給大家多一點資訊,我剛才也有講過,給大家多一點的資訊這是好的,我非常的歡迎,但是我認為這個議題正是分組會議一定要談的問題,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