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要說明一下喔,就是我還是要先針對我們的討論方式提出一點意見,像這個檢察官對法律定位這就是一個例子嘛,假使我們現在先不去提出來,好,OK,22個來,林鈺雄你覺得哪一個最重要、人民最有感,你挑出來,然後涉及這個跨部會,然後沒辦法這個交由院部執行解決,如果你要問我,我就說那環境案件這就是其中一個,我昨天也寫了很詳細的理由。但是如果我們現在討論的是倒過來說,變成說每個議題都很重要,那變成說我現在還去反對人家把它列入,變成是我就是在反改革,我認為說這樣說法太危險,譬如說法扶,法扶重不重要?法扶當然重要阿,司法院本部預算才多少錢,法扶預算十幾億,這個它的效率當然應該被檢討哇。

可是我覺得它很重要,不表示我們就一定要在這個分組會議裡面,非得把它討論出個所以然、做出個決議不可阿。重要的問題很多阿,二十二個都馬很重要,年金問題難道不重要,但是這個有可能在這個會議裡面用這麼短的討論時間解決嗎?所以我第一個還是要提出來說,我認為可行的方法是直接挑,要不然我估計嘛,光檢察官的問題今天會討論到散會的時候也討論不完。

第二個就是,我認為說應該是提出方式的那個標準,我還是要說明一下,我覺得第一個就是你一定要跨部,不是司法院自己帶回去它可以解決的,或者是它可以找專家就解決,那你解決的考試院若涉及到考試院,考試院根本不會理你,那怎麼辦?那如果是涉及到其他例如經濟部,那環保署像這個環境訴訟的議題,這個是人民有感吶,每一個人都要呼吸空氣、每一個人都要喝水,中南部有多少地方被這樣子亂倒廢棄物,大家束手無策,涉及行政法、涉及刑事法的追訴的困境,又涉及中央跟地方,那涉及考試院的稽查人員能不能放寬任用,那涉及到經費,地檢署到了連一個廢棄物的鑑定費用都付不出去的地步,那這個問題你叫法務部帶回去研議,它要研議出什麼東西,它出來的建議案根本不會有人理它。

所以部長,在這邊很抱歉,我個人反對這個把它由法務部帶回研議,那我覺得我的標準很清楚阿,就是我判斷的人民有感嗎?然後我認為說又涉及跨院級、跨部會這個比較重要,那如果是這樣子挑出來的話,我再挑另外一個來說,我個人認為說,檢察官的問題是不可能在這裡討論的,那個咱和奧地利討論了一百多年,最後用入憲的方法,再來保障檢察官的不可收買性、中立性,那我們在這裡能夠討論出來,檢察官的著作我寫了幾十萬字了,難道要在這個場合去談我的結論意見嗎,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