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跟各位委員好,基本上我們會越快越好。那為什麼⋯⋯如果能夠要快,坦白講我必須要先確認各位希望我們涵蓋面要多大,像剛剛其實陳委員跟尤律師有提到,其實有些東西不是在法律定位上,而是在刑事訴訟法的修法,也就是說他剛剛提到說檢察官可能會濫權,在強制處分的時候,那這是正當法律程序,這個叫作用法,不是在組織法裡面可以去修的,這樣了解嗎,所以你要告訴我說你的涵蓋面要多大,如果你單純叫我針對檢察官的法律定位,那我覺得很快,但是如果涵蓋面還要到剛剛講的作用法,就是說如何確保正當法律程序,那這個部分可能有些東西我們就要再跟司法院做溝通,因為刑事訴訟法的修法是他們那邊主責的。

那這裡就是說原來林孟皇大法官⋯⋯抱歉,你將來一定是大法官~林孟皇法官他給各位的參考裡面他就會有涉及到說,因為這裡涉及到他給各位的參考說明裡面他就有講說,這個會涉及到司法政策權的歸屬,雙圓司法行政體系的變革,那這個問題就會更大,我們還要再跟他溝通,因為這個是林孟皇法官給我們這些委員先前的資料裡面,所以你要先給我一個範圍,我就可以大概⋯⋯我單獨就可以處理,還是說要再跟司法院討論,因為有些後來擴大的議題不是在這個檢察官的法律定位裡面去談,因為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基本上這是一個剛剛提到的,它是一個法律人價值層次的討論,第二個它是頂多在組織法裡面去規定,如果你再看這個林孟皇法官,如果林孟皇法官是比較贊成要討論人的重點他其實是在延續1999年未盡之業,也就是說檢察機關,不是檢察官哦。

坦白講,如果我跟各位講,我若不是很榮幸當然也很不幸當法務部長,那因為我過去當過檢察官、也當過律師,我也當過民意代表,我純粹從一個委員的身分,不是從法務部長的身分來看,事實上大法官392號已經對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定位已經很清楚了,他就是司法官,他不是法官,也不是行政官,他就是司法官,也就是說為什麼叫做司法官,也就是說我們的檢察官還是要依據法律跟他的良心來執行他的這個,也就是說大家剛剛講的要有客觀性,而且要有正義性,這個基本上大法官在392號已經做了解釋,剩下的是在於說,大家爭執說,那到底你檢察機關要單獨立法,還是要在法院組織法裡面,就只有這個問題,如果單純討論這個問題,我不用在最後一次,我很快就可以提供給各位做參考,但是如果要擴大到很多的作用法,還有包括法務部跟司法院在將來修法上面誰負責,這個就是林孟皇法官他有提到的另外一種2-2的議題,那這個我們就要等那一邊,看他們討論結果如何,時間上就會拖延,以上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