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它確實是一個講白了就是錢的技術性問題而已啦,但是如果你刪除之後,我們未來在向行政院爭取的時候,是會有一點難度。因為司法院他們預算獨立,他們直接送立法院,我們還是要給司法院刪,所以是不是給我們做報告案,你們幫我們背書。

我覺得再舉一個例子給各位,各位知道去年火燒車事件,坦白講,光鑑定的錢就花掉了桃園地檢署幾乎全年度的業務費,各位完全沒有想像出最後那個結果是大家都無法想像的那個結果,這個就是要花錢,你要做很多的化驗,包括汽油、毒性、酒精很多的錢,如果我們沒有錢做的話,我們各地檢署如果擔憂沒有錢的話,我們不做的話,結果會認為說是那個,但事實上是他自殺。

所以同樣情形我們現在有很多問題,我們地檢署沒有錢可以做鑑定,包括精神也好、其他也好,結果送到院方去,院方鑑定的結果可能社會大眾又不接受。如果我們先做鑑定,也許就有一個合理的依據來做起訴,不然的話院方有時候也挨悶棍,因為他們送鑑定的時候說有精神疾病就放掉了,其實院方也是會挨悶棍。所以如果這個地方給我們報告,然後各位幫我們背書,那行政院至少以後在預算上就不敢刪我們,至少我們明年度就可以編這方面的預算,那各地檢署就會比較積極的去讓偵查的質、精緻度跟效能會提升。不然我們沒有錢我們也不敢,像接著下來是解剖,解剖現在也是一樣,我們現在拜託高醫跟中國醫藥大學,他們成立法醫部門,那為什麼?因為我們都要解剖,都要送到台北來的時候,要等很久,因為只有法醫師他才有權利解剖,那現在我們希望他們那邊能夠直接在南部、中部都有,這個在效能上可以提升。問題是各地檢署的業務費不夠,所以我們在起訴的時候,坦白講往往精緻度不夠,特別是人命關天這種案子,所以是不是給我們分組會議建議一下說,給我們報告,但你們幫我們背書,那我相信我們精緻度一定會再提高。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