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簡單說明一下我跟林孟皇法官為什麼覺得副檢察官這個中一定要並進,而且反而比較重要,因為像在德國⋯⋯這個副檢察官像德國區檢察官的制度,在很多地檢署事實上是區域檢察官處理掉九成以上的案件。

現在這個司法,我們一直認為說司法應該改善,但是他們的案件量的問題就是最現實的問題,你不給人、不給錢、不改這樣的制度,事實上這樣的指責都沒用。

那我認為說這個跟微罪處分權的關係,像我們現在地檢署解送進來的,包含很多非常routine的那些,那個酒⋯⋯後駕車的或一般那種微吸毒的案件,我認為這個應該都是要靠新制來處理。

所以我直接建議說,是不是把這個一的部分跟這個三的部分,剛才林法官所提到的微罪處分權的部分,因為其實現在之所以⋯⋯就是說微罪一直到檢察官來處理,是因為我們沒有這個中間的制度,所以我建議把三跟一直接合併起來,然後由法務部先研擬方案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