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是比較贊成尤律師的說法,我覺得部長好像有點把不同的東西混在一起講。

台灣社會的每一個部門都說它很重要、很重要,可是國家資源是有限的。你必須在有限的人力、物力中去做決定。如果今天司法國是會議是討論說那我們就加人、加錢,那還不簡單?那幹嘛還開國是會議呢?那,關於專業分工這件事情,其實剛剛部長之前有引用我一個論點,其實是錯誤的。

我認為我們需要檢討的是高檢署到底存廢的問題,我沒有說最高檢人太多。那高檢署⋯⋯,我等下會再提另外一個問題是說,我們很多的決策要看數據。

那如果你去對照日本,他那個高檢署的人力跟地檢署的人力配置的比例,跟台灣比,我們台灣高檢署太多人了。那我們今天那個公訴跟偵查合一,其實它某程度就是說,你在現有的人力調配之下,你是不是己案己蒞是比較節約人力的。而不見得是說這樣就要加人、加錢。

那我的問題分析其實有講了,那建議這個問題⋯⋯我覺得這個問題沒有必要併到什麼第二組。這裡就是跟剛剛尤律師講的,要跟那個所謂的檢察體系的組織檢討是要合併去討論的。這個也沒有什麼併的問題,那就像尤律師講的,可能就是這個六的部分就併到3-1的二,檢察體系的組織檢討,一併去處理告訴我們,就是還要不要設主任檢察官啊?還是就組長帶隊辦案啊?然後團隊辦案的時候,檢察體系一直說很困難、很困難,因為他要偵查又要公訴,其實你今天如果是一個團隊辦案,我們本來就是應該一個團隊的,案子大家都要彼此瞭解。那今天本來這個案子是我要去開公訴庭,那我突然有個重大的臨時案子來了,那我的團隊就可以去支援我啊。所以一應該是放到那個檢察體系的組織檢討裡面去一併處理就好了,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