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所以他們越講,我就越覺得這是訴訟自治的問題。也就是說,剛剛包括林法官所提到的,如果我們高檢署有再議案件,那誰來處理?

他沒有高檢署檢察官。你們要不要同意我們乾脆就命他直接起訴就好了。你們院方要不要接受?我們就把這個案件丟給你們就好了啊。第二個,如果你今天高院還是要事實審重審,你不是續審制,那大家就要浪費時間阿。那你們二審的續審制還是要重審制,大家就先講好啊。所以這個就會涉及到整個案件的loading嘛。

第三個,你希望我們能夠⋯⋯,那就是剛剛檢察官所講的副檢察官制度,其他什麼都要配置。因為你要叫承辦的檢察官親自去蒞庭,那他要不要相驗98:44?他要不要去處理其他的那些雜件?一樣的道理,大家、法官都有這個問題啊。你們可以一個法官就處理這樣,我們是還有很多的雜事。那再議案件要不要處理?這個都是涉及到高檢署。那高檢署要不要去蒞庭?那也是一樣,如果你要重審,那大家工作都一樣重阿。

所以我剛剛就講了說,這個會對應到你,你自己本身要怎麼金字塔化也好,你自己本身要不要把訴訟的制度怎麼樣的簡化也好。如果我們今天把所有的案件都丟給你們,那我也沒有問題啊。問題是你們這樣要怪我們檢察官不認真、不精緻辦案,所以就是有這樣的兩難。它一定會跟整個訴訟制度的loading會有相連,主要的原因是在這裡。我並不是沒有任何的不想檢討這個機制,我們當然也想,但我們要對應你們那邊。如果將來你最高法官決定都要開庭,那如果最高法院的檢察官要不要增加?因為要對應你們每個庭的五個受命法官,或者說是庭長。所以這個都有這樣對應性的問題。

我要講的就是說,我來部裡後才知道原來這個問題這麼大。因為它一定是連動的。所以如果你不改這些東西,你只要給我人力,我跟你講,我保證我下年度就開始公訴跟偵查分開。問題是沒有人力但案件還是這麼多。所以剛剛在討論為什麼要有副檢察官,這也就是我們希望能讓他們來篩檢掉很多的雜件或是輕微案件。這是在這裡我做這些補充。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