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謝謝薇君委員。剛剛婉諭委員是最後一個輪序,上次茶敘我是第一個自我介紹,所以我是最後一個自我介紹。上次大家茶敘的自我介紹完,其實那天晚上我想了好多事情,那我忽然發現那天致豪委員有特別提到,你是「小燈泡案件」被告的律師,而我們這個現場有小燈泡的媽媽,那他們可以坐在同一個房間,在同一個會議場合裡面來對話、來討論,這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意義?我認為這一次的司改在結論上來講,要不要有?是不是要明確?或者有人提到這是一個論述的開始,或者他真的應該一直在開始中嗎?沒有終點嗎?還是這個不滿意應該是本質,我剛剛講了,人民對司法就是應該不滿意,他可能永遠沒有及格的一天,而我們永遠在路上,那這個精神是不是會讓我們在法治上也好、民主上也好,更加的熱切去喜歡它,而不是冷漠。

那這個是另外一種思維的角度,所以有些委員說我壓力好大,像旻園喔,並不必要,我們本組,輕鬆、不放鬆,所以有些議題還是要咬緊,但是在很多的題目上面就如剛剛大家互相分享的,是我們應該怎麼樣一起,在這段時間,來分享各自的生命,五月天講過一句話:「甚麼叫使命?使命就是如何使用生命」。

那這段時間我們共同來分享每個人生命的一小段時間,不管是它多久,我的一句話是這樣的,跟使命有關喔。

我獻給司改的一句話是如何改變司法的屎命……這個字有點小,那個屎跟那個使不太一樣,是最近有名的「屎」,除屎的那個屎。我們被罵得臭頭了,司改,司法都被罵說「怎麼改變它呢、這個屎命如何改變呢」,作伙一起用力,使法律的生命發光發熱,而這個不是只有法律人,是每個人都可以來做這件事情,那這是我對這次司改的一個期許。

好,我們剛好用了整整一個小時的時間互相認識,那或許有些人認為這樣的會議很沒有效率,但是就如我講,我們不是一定要追求到一個非要不可的結論跟目標,互動跟互相理解是無比重要。下一個是報告事項,在報告事項後,進入討論事項前,我們會一個短暫休息時間,我現在徵詢各位的同意,因為今天我們花了一點時間互相認識,所以我們延長半小時好不好?我們到十二點以前結束。請務必督促主席十二點以前結束,因為我希望能夠遵守這樣的一個方法,因為有些討論、有些的進行不一定只有在會議中,因為我們知道,在會前我們的茶敘也好、我們的群組也好,都有很好的互動。

報告事項裡面有幾個制式的,一定要跟各位做說明,一個要跟各位說明,本分組會議的工作的要旨,事實上我剛已經多多少少講到了,那我們要完成或者沒辦法完成,第一組已經配給我們的五個主題群裡面的十五個子題,那這些的題目我們應該如何進行,大家要一起來集思廣益,那會議有些議事規則,我簡要在會議手冊上面各位都有,這個會議手冊在會場上留用,各位有需求我上次講過了,跟淑惠講一聲,就會有一個複本給您。

會議的進行方式,因為其他組也有一些討論,我就摘要式的跟各位說明一下:第一個,沒有出席,就如我所講的,能夠盡量提交書面意見,我跟各位溝通一下,好不好我們可能有一個開始是,我們盡量不要有太大量的書面資料,可以的話盡量用口頭,用說明的方式讓大家理解,因為我想這是我們共同的期待,就是說我們在這裡盡量用我們大家都可以了解的通訊協定,第一個通訊協定,盡量用口頭的方式來互動,那文字的部分各位不要急,有些就是說群組上面的留言我沒看到,一點都不要急,當然我們希望資訊對等跟公開,但是太大的loading我認為會影響會議的效率反而是,所以各位放輕鬆,那我們去想好的方法來縮短這個距離,所以可以提交書面意見,那當然盡量用口頭。

那再來就是說,籌委可以列席分組會議、可以發言、提供書面,但是不能參與表決。那今天我就順勢介紹在場來了三個籌委,我剛剛介紹過的許玉秀許籌委,大家掌聲謝謝她,李念祖李籌委、蔡秀涓蔡籌委。好,再來就是,各分組可以邀請議案相關人士列席報告,報告時間以十分鐘為限。那今天有幾位列席來做一個議題報告,那我就等一下再介紹好了。那我們的幕僚們在上次茶敘就已經跟各位介紹了,他們都很認真、專注的在後面來關注我們議事的進行,比較不好意思受限於場地,位置不是很舒適,請各位寬諒。

那再來是發言,就那舉個手都可以,那讓我看得到,基本上發言的討論、順序上的討論,林裕順委員上次有提到說,盡可能優先讓這個社會代表來發言,那我是非常認同,我在籌委會曾經這樣提過,但是我認為也不是很容易來操作,那我自己設一個主席規則,這個是第二個規則,假設同時舉手了,有非法律的跟法律的,非法律的優先,優先在這個地方,否則議題原則上是自由發言,那主席如果是有必要,我可以指定發言,這個是這樣進行。

議事規則5到20,每次發言不要超過三分鐘,然後按鈴提醒,這個上次在茶敘跟各位講過,我認為這是一個議事的倫理,或者我們可能形成一個短期文化,本小組不會有鈴聲,那三分鐘請留在你自己的心裡,因為各位知道那麼多的議題,我們接下來只剩下五次會,能夠討論的部分很有限,所以我相信每個人可以自己有那個鬧鐘,來讓自己不要超過三分鐘,或盡量節制。

好,那5-21就是所謂的指定發言,5-22呢就是關於發言涉及的具體方案,盡量要事前提供書面資料給分組幕僚,以利收入會議資料。是這樣就是說,我們的議題,各位可以等一下討論就知道,我們的議題因為當時海選了這些議題過來以後,不斷地濃縮,所以它文字有些抽象概括乃至模糊,所以不容易理解。那那個raw data就是底下那些子題,更小的子題,已經開放給各位可以來要、可以看,那當然我們可以從裡面,每個委員都可以提出具體的方案主張,在那個各該議題討論的時候,所以這個指的是這樣,而需要相關單位來提供資料是可以的,但是書面資料要盡量提供,我們的上次的大約的討論有可以的話,盡量在正式會議前的五天就把具體資料給提出來,讓大家能夠先閱讀一下。那如果涉及到相關研究統計數據,也要請會後請幕僚人員取得相關資料以利紀錄,事實上這些已經在進行中了,很多委員對於他關心的議題已經開始跟院部幕僚來請求他們提供資料,也很感謝。

各位看一下議事規則的6-24,這一條讓各位有一個概念,議案討論按照一定步驟進行,以獲致有效結論,建議可依釐清問題與爭點,形成改革方向,選擇具體方案的次序逐步討論議案,所以每個具體議案大體上也是在這個背景裡面說明,如何能夠在一兩張紙的範圍內簡要說明就夠了,那到底要處理的是什麼問題、這個問題到底有什麼爭議性、爭點在哪裡,那你能不能建議可能的改革方向?那這個改革方向是不是能夠再具體一點,那以方便討論。

好,那我們議決的部分,原則上以舉手記名的方式來進行。

議事規則7-26有點特別,全體分組成員無異議者,列為共同意見,是一種大家都同意了,叫共同意見,強度很強;經全體分組成員二分之一以上同意者,列為多數意見;這要大概說一下,什麼叫全體分組成員二分之一以上同意,我們這組總共20人,叫全體成員20人,那要二分之一以上同意,這個在籌委間有一個討論,事實上在第三組曾經被提問過,這二分之一如果是以20人來算起,10個還11個啦,那現在第三組是採11人說,就是要超過10人,11人說,那籌委們還在討論議事規則應該如何解釋比較妥當。因為我們學法知道用我們自己法律包含本數,應該10人也算,但是現在第三組已經先形成他們會議上的一個做法,而且有些決議事項也按照11人來操作,在籌委沒有最終取得反對意見的前提下,我們本組還是依11人說來進行,那主席在一種情形底下投票,那就是10人時,主席投票來決定通過或不通過。以上兩者皆列為『獲致結論』。無法獲致全體分組成員二分之一以上同意者,列為『無法獲致結論』。

所以按照議事規則本來就許可沒有結論,所以那個討論過程是重要的,也不一定會有什麼結論,如果討論最終結果沒有結論那就是沒辦法獲致結論的決議。好7-27和剛剛的步驟有關,議案結論應以「選擇具體方案」為優先,自然有具體方案才有操作可行性,若未能達成具體方案,則以「形成改革方向」次之。所以我們也可能下一個決定只是很簡單的事,建議如何改革的方向,是政策上的建議,那我們能否有機會在一些議題上面具體化到很特定的範圍,那就看各該議題的性質範圍來做,但鼓勵選擇具體方案。

那本組的會議如果是已經形成結論的話,到六月表定時間的總結會議要尊重,若有不同意見,總結會議得經全體成員二分之一以上同意,否決分組會議結論,或於分組會議結論加註或補充不同意見。這個在籌委會這一條討論許久,本來是說分組會議通過後就不能再推翻,但我想意見應該是越多人參與越周延,所以還是保留給總會有一個這樣的一個空間,假設分組會議總會大部分代表認為不得當的話,可能到時候也會有一些討論。

好,這是我快速跟各位說明很重要的議事規則,那這樣一講就花了10分鐘,很不好意思,但是第一次會議總是有必要先就議事規則做一些說明。各位委員看了議事規則,有沒有要提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