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很抱歉,因為昨天晚上我在過目的時候才發出來,那麼對於許院長,司法院要提出確定裁判,憲法審查這個制度,我上次已經向大家報告,站在民事法授予的立場上面來看的話,絕對贊成,那麼也同樣的情形,是不是能夠立第四層的疑慮,那是存在的,那麼這個部分,剛剛也提到,就是適用法律的話,是用說的、不用講的,前面是違憲的,(委員聲音太小無法判別),但是有其他很多的狀況可能會落入違憲的狀況,我們比喻舉一個簡單的狀況,上次有提到,該當事實,該當適用法律,你假如民事案件要選擇用哪一個法律的時候,這個地方就有可能會陷入到違憲這個情況,但是他是不是事實的問題呢?這個也是有爭執的,到底要如何去釐清這個部分,但是站在最後的立場上面來看的話,人民受益未必要解釋這一層,這是我個人感覺上。但是問題出在哪個地方,這個在書面的時候有提到,就是在第二點,按照我們憲法制度上面來看的話,所以剛剛許院長所提出來的,我們的憲法這個部分、違憲審查的這個部分,集中型跟分散型。那我們的憲法裡頭規定,從制定的時候開始,甚至到增修以後的法,我們看到增修條文的第五條第四項—司法院大法官除依憲法第七十八條之規定外,並組成憲法法庭,審理總統副總統之彈劾,及政黨違憲之解散事情,這些它就是一個明文的規定,假如不修憲的話,會不會落到一個沒有法源,但是大法官來進行這個審判工作?這個是一個最大的疑慮,那假如能夠修憲去解決這個問題,我絕對贊成,因為審級到底要幾個審級,它其實是立法權的問題,你比如說現在的訴訟、簡易訴訟,二審就終結掉了,那麼也有要三審終結,甚至於在強制執行事件的話,我都認為它是四個審級,這個問題,其實我覺得是說要把它釐清,那並不是我反對,我贊同啊,但是,我希望能夠合憲,合憲的一個憲法審查制度,我是絕對的贊成的,我相信我們所有的同仁都贊成,我跟我們同仁去討論過,也是贊成的,這樣的話,也可以讓所有的民眾都可以得到完整的憲法訴訟保障,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