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是說還是希望許院長能夠針對鄭院長提出的那個問題能夠回覆,因為事實上在二零一五年的時候,那時候的司法院對於民間團體所提出來的這個憲法制度所發出來的新聞稿,是反對的,那那些理由是不是真的是一個valid?就是那時候的司法院是這樣子的態度,那現在當然有新的,那這個部分還是希望說,院長可以仔細說明。然後另外一個是我個人的疑問,事實上我覺得現在非常多會走釋憲這條路的,我覺得不是只有抽象法規範而已,有的時候是因為對於法官、對於怎麼去解釋法律這件事情,在適用上面是有疑義的,所以仍舊走釋憲這條路,那未來如果多了,就是可是因為憲法規定大法官只能做抽象法規範的審制,以至於他的帽子就是抽象的法規的審查,可是如果有一天,有了這個裁判的違憲審查的話,那這兩個有甚麼競合的關係嗎,還是就是說甚麼時候是裁判的違憲審查、甚麼時候是法規的違憲審查,就是交由立法或者是法律制度,就是法規技術來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