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石賜亮報告。那麼,我想有一點想釐清的就是說,基於我們對人權的保障,還有法律的救濟方面,那麼是希望能夠有對於不合乎憲法的部分他們還有申訴的機會,但是,我昨天看到鄭院長這個資料來看的話,我們將來可以變成四級四審的一個制度,就是最高法院之外,還可以有一個憲法法院的這種判決,但是剛剛許院長所提到的這個部分,憲法法院或者憲法的法庭它基本上只是先解釋有沒有合憲違憲的問題,但是它還沒有進入說要去做開庭審判的這樣的情況,是不是這樣的意思?那如果說,這個案子在憲法上是有一點不符合憲法的精神,或者是人權保障的部分,我們是要由憲法法庭再來開庭,針對最高法院的判決再做處理;或者是說要駁回再給最高法院做再審的處理,那這個講起來的話,同樣是有處理,但這個處理的單位,是用哪一個單位來做處理,然後會牽涉到我們現在憲法條文裡面所規定的部分,當然我也很贊成一切都是要合憲,就算我們要有新的東西,如果是憲法條文裡面沒有這一項的話我們必須要先把它修好,然後才能做,那以上是我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