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我稍微就到這一階段,就是說,稍微歸納一下。那第一個,就是說如果要建立現在這個裁判的憲法審查制度的話,大家目前討論都是集中在現行制度之下。那現在鄭委員提出一個比較根本的問題就是,如果現在調整,比如允許大法官可以就裁判來做憲法審查的話有沒有違憲,這是第一個根本的問題。第二個的話呢,就牽涉到現實的問題,就是說,會不會形成第四審?那案件量會不會更多?這個問題的話呢,特別是因為在兩年前,黃委員跟王委員的提出是兩年前的話呢,司法院就能、民間團體提出憲法,建立憲法訴願制度的時候,提出的回應的話呢,跟今天立場不一樣,那為甚麼會是這個樣子?

那如果現在目前建立這樣的一個制度的話,大法官自己本身他現在的釋憲功能,好像王委員認為是說,如果以案件量來講的話,好像看起來功能不彰,那是否還有疑慮來承受這樣新的一個釋憲的業務?那王委員提出來是說,這樣制度會不會影響到當事人他的資歷不均的時候,那會不會造成一些不公平的現象?特別是我們也很關心像剛才一開始,林委員提出來我們上次、第一次會議中間也談到是不是要討論政治與司法之間的問題,所以王委員他也提到是說,其實現在目前大法官他如果只是做抽象的規範的審查的話,不涉及到個案,好像可以形成某種程度的保護,可以免於政治力的干預,那這個是可能可以考慮的一個問題,特別是也擔心是說,因為有個案審查的話呢,大法官會不會因為他個人的政治立場,影響到個案的判斷,那最後就是一個成本效應考量的問題,這個是談到現在要解決這問題的話呢,是不是還有其他的途徑可以選擇?當然最後范委員提出來是說,這個可能跟下一次的三月二十號的議題可能會有國安、就是如果我們將來整個訴訟的、法院的組織本身又要朝向金字塔化的這樣的一個走向的話,朝向這個方向去走的話,那最後的話呢是不是會使大法官跟最高法院的這個就會合一,是不是對於有沒有考量這樣子的一個問題,那這個可能都是剛才我蒐集出來的幾個議題,那是不是要請許院長先回應,那等一下我們再開放大家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