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是可以再請院長提一下就是剛剛那個主席已經說得非常清楚,就是這兩個議題,可是第三個是不是可以更明確的說出來說如果現在真的要有一個憲法訴願制度的話,牽涉到的變革,究竟在法制上面具體會是甚麼?是不是只要修另一個大法官審理案件法,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然後我還是覺得剛剛許老師好像還是沒有針對那個,我覺得鄭院長在第五頁提到的,有關於剛剛許院長當然是說因為感覺就是從憲法第78條事實上就可以自然得出說,司法院的大法官事實上解釋法律的這個權限包括針對具體的裁判,可是我覺得鄭院長說的也很有道理,他的白話文應該是說,在這一個情況底下,在這一個增修條文第5條第4項聽起來像是說,只有法律有說的你才能做,是吧?是不是這個明示規定其一者應認為排除其他,那我覺得如果在這一點的見解不一樣,會不會有一天,最高法院認為他的審判權,如果說真的有這個憲法訴願制度,然後會不會覺得說這個大法官審理案件法是違憲的,然後要跟司法院提起這個釋憲,就是說在這個見解上面如果有這麼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