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稍微補充一下,大家假如看到書面資料的話,其實我跟許院長是同學,大家都知道,那在私底下的時候,我也跟他講說這個問題,我站在一個法律上還有實際上的考量的時候,我是站反對的立場,但是站在人民的司法受益的話,我是贊同的。那麼大家看完我整篇的後面提到的論述的時候,都知道說我在講的時候,有提到一些現實上面的問題,因為我個人在審判實務裡頭擔任那麼久,(此處因咳嗽聲無法清楚1:02:42-1:02:42),重於處過眾裡疑雲所謂的實證這個方面,去思考。那麼這裡頭剛剛那個黃委員講到這個部分,就是有一解釋法律的一個大的原則,就是明示其一是不是排斥其外,這個是從拉丁法院裡頭一直留下來的一個解釋法的概念,那麼憲法已經很明文的規定在這個,然後是不是當初制憲的時候就有這個考量,那我們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那麼這個的話,能不能夠修大審法,大法官審理案件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一定存有不同的意見,這個地方我也提出來這個地方供大家來思考。

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的時候,由大法官自己本身來解釋的時候,講實在話,就像過去的時候,大法官如果一樣,會產生一個是不是有個自肥的問題,你的權限裡頭把他納進來了,這個是我自己本身的一個疑慮,所以我想要提出來就是說,讓大家來討論,讓主席跟許院長來……。老實講,我對於許院長提出這個政策,非常的讚佩,就像那個黃委員剛剛提到,本來我裡頭還有一個文字,就是大法官我一直認為說大法官應該是有一個不要受到任何干擾的一個釋憲的一個機關,他可以解決很多的問題,但是你一進入到違憲審查的時候,那個叫做從仙間落到人間,會受到人民對於無情的一個檢驗,包括司法行政的檢驗,這個地方原來我要給那個許院長的時候,我這一段有,但現在把它拿掉了,這個比較通俗的話,但是是不是你比較能夠傳神的講,這個就要看大家,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