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大家好,何飛鵬第一次發言,基本上對這個問題,我先強調我的立場,我是贊同。贊同這個裁判憲法審查的這個制度,但是我對這個事情我有幾個配套,第一個配套是說,我們要連闢修大法官的那個決議,改成二分之一,不能維持那三分之二,那個三分之二,老實說只會讓整個事情不能辦。做了很多事,但是沒有任何結果,然後結果很少,這是不對的。那第二個就是讓大法官有選案的權利,無論是我們一年送一萬件出來,他可能只選他的一百件,那我為甚麼讓大法官有選案的權力呢?這個權力是來自於,我認為這個絕對不是第四審,為甚麼不是第四審,第四審是說,你只要有一個人上訴,我就一定要審,就叫第四審,可是如果你有人上訴我不一定要審,我只挑我認為有意義的,有重大指標的案例,我來做一槌定音式的這個審查。然後讓這個社會匡正,我覺得這個是有道理,所以他絕對不是第四審,所以配套兩件事,改這個大法官的這個決議,然後改這個讓大法官有挑選案的這個權利。

那第三個相關配套還有一件事情,我認為該要加人就加人,我認為15個大法官每一個跟你加3個助理好了也不過45個嘛,對國家來講,我認為這是非常非常少的錢,然後呢我不知道回過頭來講,我說我為甚麼支持這個案子,第一個,我認為現在的三級審查制度,我認為所有的法官都在工作線上,然後他們就現在,就法律論法律的這個窠臼裡,他們很難跳出來,而為甚麼會連續三審,最後他沒有辦法在現有的體制裡面得到救濟咧,為甚麼會都往一個會讓大家覺得不對的判決,因為他們全部在法律人這個窠臼裡面,那剛剛我非常同意這個林志忠委員,法官在判案的時候他很少想到憲法,憲法離他非常非常遠,他只就那個條文來看,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是甚麼,他很少想到人性,剛剛講的那個鄧元貞案,那個案子他完全違背人性,對不對?其實憲法哪裡來的,憲法是根據人性來的,根據基本的社會常情常理來的對不對?所以在這些狀況之下,一旦現有的三級審判制度,都在現在這個窠臼裡面的時候,我認為就需要有一個能夠超脫這個體制,然後用一個比較宏觀的角度,用比較高的角度來看,做一個某個程度的憲法審查的救濟,所以我認為,這個是應該要朝這個方向來走,那至於是違憲還是違法,我基本上我不是學法人,但是我記得……(應為德文用語1:08:36-1:08:37),違憲的機率很小,但是這個修法的機率是一定要的,所以基本上我認為剛剛這個,我們可以讓所有的委員裡面針對是違憲還是,是要修憲還是要修法,這個事情可以下去仔細做探討,我們再來決定這個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