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第一次發言,李建良。我是完全贊成那個設置那個裁判違憲審查,而且我認為現在是一個關鍵時刻,也就是我們說的司改這一步能不能往前推,是整個司改的一個關鍵的要素,包括剛剛提到所有的問題,會因為這個制度的建立而有非常多的這個正向良性的一個影響。那麼首先我想先,也讓大家把這個視野,也要更大的這個來看,也就是說我們講的最高法院,不是只有民刑的最高法院,我們還有另外一個非常大的最高法院,就是最高行政法院,那麼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的違憲審查的範圍其實是包含到這個部分,那麼剛剛許院長提到是說,裁判違憲審查當中,有涉及很多基本權衝突的問題,絕大部分是發生在民刑案件裡頭,那麼在行政訴訟這個部分確實很大部分是公權力跟人民之間對抗關係,那麼行政法院很多部分其實是比較站在行政部門這個部分,那麼在法律適用當中有沒有去顧及到人民的這個基本權利,跟這個制度的引進有很大的這個關係,那麼我只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就是,我們很少或是幾乎沒有辦法舉行公民投票,關鍵在於,行政部門的阻擋,然後行政法院的護持,那麼這個部分就是,很明顯就是,我們有公投法,可是卻沒有辦法讓人民的這個公投的這個權利能夠來行使,那最大關鍵是法院,那麼這個部分是,應該是一個很適合由大法官來審理的一個案件,這只不過是我一個前提性的一個說法,一個看法;其次呢就是有關這個裁判違憲審查這個制度本身,憲法毫無疑問的是規定,就是解釋憲法,那解釋憲法我們要分成三個部分來思考,第一個是他解釋的標的,第二個是誰來聲請,是人民聲請呢?還是政府機關來聲請,第三個是審理方式,是要用憲法法庭的方式,還是說閉門式的會議,那麼我們現在涉及的問題其實是標的問題,也就是說是法律、命令還是裁判,那這個標的的問題,在我們憲法典是沒有規定的,因此這個部分當然是在容許的範圍,至於說方式就是說憲法法庭是另外一個問題,它這個是一個審理方式的問題,它不能說因為審理方式去排擠到這個審理的這個標的,那因為時間關係,我想先做這個第一輪的發言,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