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大家好,我對於這個建立裁判的憲法審查制度,我是支持的,我想從這個我們人民基本人權的一個保障,不管是法律適用本身違憲,或者個案中,裁判適用違背憲法意旨,都是對人民權利的侵害,都應該是違憲審查的範圍,在人民權利受到侵害的時候能夠獲得救濟,但是我有幾個意見,第一個部分就是,剛剛大家也提到的,是不是會造成第四審,我想是不是造成第四審,也就是第四審我認為並非一定的不好,但是我認為應該整體來看,我們現在這個制度的建立,是對於終審裁判的一個違憲審查,但是我會認為,其實這一個審查本來它就可以分散在各級法院,也就是各級法院本身,或上級法院它本來就可以對下級法院做一個違憲的審查,只不過是目前我們針對各級法院,這一個法官的這個憲法意識,可能大家會有一些保留,但是我認為這個部分一定要,我想要從法官養成憲法意識這個部分,一定要充分的被建立,因為這個的建立也是建立了人民的信賴,也會關係到後端案量的一個部分,後端案量的部分。我認為任何一個事情的處理,我們現在是針對是說,因為很多裁判有發生違憲的問題,在後端的處理,但前端這個成因,各級法院的裁判發生違憲的問題,這個成因我認為也要獲得同時獲得處理,所以這個法官養成憲法意識,我認為就要充分的被建立,再者的意見就是說,我認為目前制度的架構跟範圍,我不曉得我閱讀資料的問題還是,我認為好像還不是非常的明確,第一個包括這個選案的問題,我想大家也談到這個選案的問題,那這個選案的裁量,剛剛提到是美國,這比較法的角度,那目前我們的標準,有沒有一個初步的規劃,因為這都是一個配套的問題;那第二個就是說,將來如果是我們建立這樣的一個制度,憲法法庭跟一般法庭,它的審判權,它的分工,到底它的線會在哪裡,這是第二個;那另外一個就是大法官目前助理員額的一個問題,那這個部分,這會牽涉到,如果以後,如果有大量的案件湧入的時候,如果沒有辦法消化,我認為這會是第二次造成人民的一個不信賴,所以這個配套,我認為是在建立制度之前,應該要再更被明確化,好,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